首页  »  另类小说  »  现代版僵尸夫人 僵尸肉棍第一棍 加载中加载中
现代版僵尸夫人 僵尸肉棍第一棍

现代版僵尸夫人 僵尸肉棍

作者:wlhwlh1080 字数:5430

***********************************

这篇小说的构思来源于学生时代非常爱看的僵尸片,每部精彩经典的僵尸片 我都看了不下十遍,后来来到这里突发奇想,如果单写僵尸类型的文章,很单调, 只有血腥暴力,本人并不喜欢,如果把色情揉入其中,缓和一下,并把基调定在 色字上,淫字上,那样写出来是不是会激发出与众不同的刺激火花,到底是什么 样的花,什么颜色的花,只有读者们自己体会了。也欢迎大家说出自己的感受, 并希望多支持支持我,红心代表你们喜爱这篇小说的心。

***********************************

胡小倩祖上是湖南湘西赶尸的传人,胡小倩从小就天赋异禀,性格古怪另类。

父亲看她拥有这门天赋,在她三岁时就教她制作僵尸的的方法,这并不是什 么法术,而是一种尚未公开的秘法。

胡德荣和妻子因为一件事情,老来得子生有小倩一个女娃,因为身为湘西传 人,每天和僵尸为伍,僵尸属阴,至阴之物,阴气太重,男性又是阳刚之躯,影 响男性荷尔蒙的分泌,从而性功能下降,导致生育力降低。

但另一方面僵尸的阴气又可以滋润女性的身体,胡德荣的妻子丛小花四十岁 了仍然肤白似雪,乳房丰满坚挺,身体婀娜如少女,性欲旺盛如虎豹。

当时的胡德荣以为自己不会有后代了,可没想到在自己将近五十岁时接了一 单生意,一户江姓的富贵人家的老爷去世了,这位江老爷临死前想要回归祖坟, 可地方却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

那时正是动荡不安的年代,强盗劫匪有枪有炮,在各地出没频繁,杀人越货, 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大户人家整个县城找了一大圈,根本找不到人敢去送老爷的棺樽,即使重金 也无人敢答应,有钱也买不来命啊。

当时有人出了个主意,推荐赶尸人胡德荣。

镇里人都知道胡德荣是湘西赶尸的传人,但具体他是怎么赶尸的,却谁也没 见过,因为这一行十分神秘,又是和死人打交道,向来比较晦气。

别人不敢去打探,身为赶尸人也不想外人知道的太多。

找胡德荣办事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夜里悄悄地来,夜里悄悄地走,事情办 完了,也没人透漏口风,因为人家替你摆平安妥你亲人的后事,你要说出来不怕 影响到自己的命运吗,毕竟赶尸这玩意太不可思议,过于隐秘,轻易不能乱说。

这户人家提着一份超级厚礼拜访胡德荣,胡德荣一听来意,一开始就拒绝了。

他只和外地人做生意,跟本地人打交道很不方便,都在一个城镇里住,时间 长了,接触久了,难免会有些事情透漏出去,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户江姓人家在这个镇里有权有势,说了半天见胡德荣始终拒绝,只是说了 一句话,佣金涨到十倍,如果拒绝,就别再这个地方呆了。

胡德荣顿时心动了。

熟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心想自己虽然年岁已大,但身体仍然硬朗,自己和 夫人没有孩子,趁这次机会多赚些钱养老,如此厚礼够两口子舒舒服服安享晚年 了。

当下答应并收下重礼。但提出一个要求,保守秘密,不许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情,否则宁可不赚这份钱,两口子搬走。

江姓人家大喜过望,满口答应。

胡德荣要求一个月以后才能出发,因为他要将江老爷用他祖传的秘法制作成 僵尸。

僵尸分成八个品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胡德荣师从毛僵一派,毛僵身体结实无味,身上会长出浓郁的体毛,跳动敏 捷迅速,是赶尸效率最快的一派。

胡德荣的师傅传授他技艺时,告诉他,随着国家开放,大力打击封建迷信, 湘西赶尸的传人混口饭吃越来越难,赶尸人越来越少,都转到其他行业了。

到胡德荣这一代只剩下寥寥几个人了。而毛僵一派只有胡德荣这个唯一的传 人了。

胡德荣为人比较木纳笨拙,但在毛僵这方面却出类拔萃,超越师傅。

在师傅手下学了三年,师傅去世后,胡德荣潜心专研,想挽救这一行的前途。

胡德荣分析了这一行的利弊。最后总结了几百年毛僵的制作方法,自己创新 发展了新型毛僵,此种毛僵身体肌肤柔软有弹性,皮肤韧性十足,关节还可以弯 曲。

赶尸时候,毛僵可以像普通人走路那样,虽然并不完全一样,有些僵硬,但 赶起来非常方便。

这也是因为当时的年代太敏感,封建迷信会被整的很惨,这种新型毛僵不仅 可以掩人耳目,不容易被人察觉,还可以赚钱养家,一举两得。

如果胡德荣早生几十年,也许毛僵一派就不会这么凋零了。

胡德荣接下这个活,便和妻子不分白天黑夜地制作江老爷的尸体,妻子丛小 花跟了他二十年,虽然不是毛僵亲传后人,但在丈夫身边帮忙,早就对这门技术 纯熟无比,和胡德荣不分高下。二十多天过后,江老爷的毛僵制作终于完成。

胡德荣定下后日出发,让妻子留守家中,他准备一个人护送。

临走那天夜晚,胡德荣大手抓捏着丛小花白嫩的大奶,鸡巴前所未有地一直 勃起挺立,插着媳妇白浆直冒的骚穴。

丛小花浪叫不断,脸泛红潮,肉感白皙的浪肉被插的浑身颤动,丛小花双手 紧紧搂着胡德荣的屁股,长长的指甲深陷肉里,随着老公操逼的节拍用力按下去, 似乎自己的淫洞永远填不满。

「老公,好厉害,插得人家小穴快烂了,好多年没这么爽了。啊——用力!」

胡德荣听着媳妇的淫声浪语,心里十分愧疚,心想今晚尽自己最大努力要把 媳妇「灌」饱了。稍微舒解自己内疚之心。

只是射了第二次,第三次再也硬不起来了,丛小花着急地握着丈夫软塌塌的 鸡巴,用性感的小嘴含弄着,希望再次激起丈夫的性欲。

鸡巴在丛小花灵活的舌头舔弄下,竟然慢慢硬起,丛小花饥渴之极,撅起性 感的丰臀坐了下去。

霎时肉棍便被丛小花的浪穴完全吞没。

「老公歇会,换我伺候伺候你。」丛小花晃动着胸前的大白奶子,鲜红的小 舌头舔舐胡德荣的乳头,一根兰花指浅浅插进胡德荣的肛门微微用力,要刺激他 的鸡巴始终昂首挺立。

「恩——好舒服,老公!鸡巴好硬,顶的人家花心直颤。」胡德荣咬紧牙关, 拼劲体力,十分钟过后,终于完成任务,丛小花第三次高潮圆满来临。

第二天凌晨四点,胡德荣挺着酸痛的腰背出发了,制作成毛僵的江老爷走在 后面。

赶尸人早上赶路,太阳出来之前休息,晚上日落在继续赶路。

原因是僵尸为至阴之物,而阳光为至阳之物,阴阳不相容。

胡德荣突破了这个百年限制,用特制的药水每天擦遍毛僵的身体,让它充分 吸收,使肌肤拥有韧性,弹性,可以抵抗住阳光的照射。

江老爷脸上,及至全身都补满有细长的绒毛,但是脸上的绒毛已经被丛小花 细细地刮干净,毛僵身上的绒毛长得非常快,一天就可以长出三寸,为了避免旁 人察觉,每天毛僵的全身都要挂一次毛。

江老爷面无表情,眼神无光,走起路来有些僵硬,不自然,但是旁人远远看 去,并不容易发现破绽。

胡德荣走在前面,腰间挂着一副「九子转铜铃」,这种铜铃发出声音的频率 和一般铃铛不同,人类并不能听到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频率却可以驱使毛僵行 动。

丛小花媚眼含泪,依依不舍地送了丈夫十几里路。千叮咛万嘱咐胡德荣小心 在意,路上注意安全,别把自己饿着,累了就找地方休息。

胡德荣一个劲地点头答应,叫媳妇回去,说自己最迟三个月就回来了,吩咐 媳妇晚上早早锁好门,没事不要出门。

丛小花白皙的脸颊满是泪水,点头答应,满脸都是不舍。

自从丈夫走后,丛小花一个人在家里十分寂寞,两个人没有孩子,屋里空荡 荡地,每天就是做饭喂鸡喂鸭,收拾菜园。

每到夜晚,丛小花更是孤独难熬,心里发热,浑身发烫,在炕上翻来覆去睡 不着,四十如虎,性欲正是极其旺盛,以前胡德荣不行时就用手指头帮她解渴。

但现在丈夫不在,丛小花天天晚上手淫自慰,抚摸着四十岁仍然白皙光滑的 身体,揉捏着峭立挺拔的双乳,手指抽插着迷人的淫水泛滥的桃花洞。

每每这时,仍然感觉难以填满自己空虚饥渴又十分成熟的肉体,潜意识里渴 望有个男人将自己压在身下,狠劲地操着自己。

丛小花每天夜晚在屋里解决饥渴时,根本不知在院里屋外,贴着厚纸的窗户 上早就捅出了几个不易发现的小孔,有三双饿狼一般的目光天天偷窥她。

有几次丛小花欲望来时,灯都忘了关,丰腴的身体,白皙的皮肤,尖挺傲然 的大奶,神秘的桃花洞,被这三双眼睛瞧了个透。

这三个人是镇里的小痞子,大事不敢做,小事常干。早就对丛小花性感成熟 的肉体垂涎三尺,见胡德荣出远门,忍不住晚上来偷窥她,没想到大有收获。

此三人其中一个叫常威,三十岁出头,身高体壮,肌肉结实,孔武有力;

一个叫二子,刚满十八岁,皮肤黝黑,生性好动,跟着常威厮混,二子从没 见过女人的身体,第一次常威领他来见,刺激得他当场射了一裤裆,被常威笑话

了好几天;

还有一个叫黄毛,身材干瘦矮小,样貌猥琐不堪,快四十岁了仍然光棍一条, 见到女人就开黄色玩笑,镇里女人都十分厌恶鄙视此人。

「这骚货今晚又没关灯,又可以大饱眼福了。」常威凑着小孔偷窥,手搓着 自己的裤裆,裤裆里的鸡巴早就硬邦邦的。

两侧的二子和黄毛早就迫不及待地凑了上去。

丛小花靠在土炕里边的墙上,媚眼迷离,娇喘微微,衣襟掀起,露出一对白 嫩豪乳,肉感的长腿大大分开,一只手揉动着自己的大奶子,另一只手的中指抽 插着自己的淫穴,不时带出丝丝淫液。

这个淫荡之极的姿势正对着窗口,三个人被这场景刺激得血脉贲张,三根大 小不一的鸡巴早已硬起,恨不得破门而入,冲进去把丛小花按住,抓住她的大奶 子,狠狠干上一炮。

但他们知道,强扭的瓜只能爽一次,如果此女告他们一状,那他们就完事大 吉。要想长久享受这种女人,只有想办法勾引她,征服她。

丛小花捏着硬硬立起的粉色奶头,秀眉微蹙,香舌舔着有些厚的,肉嘟嘟的 性感嘴唇。鼻中发出恩恩呜呜的呻吟声。

「这种场景一辈子也看不到啊,太难得了。」黄毛声音竟有些哽咽。

丛小花忽然停下了插着淫穴的小手,从旁边拿起一根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绿色 小黄瓜,在自己穴缝处来回摩擦。

恩……

丛小花轻轻呻吟着,小黄瓜头部已经被淫水侵染得亮闪闪的。

「插下去!」屋外三个男性快速撸动鸡巴,异口同声地轻声叫道。

啊——

丛小花如此合作地将小黄瓜慢慢插进了阴门里,抽拉着那根小黄瓜在自己湿 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粉嫩的阴唇向外翻起,本来冒出丝丝淫液的骚穴开始白 浆汩汩。

「我草,骚货今晚有新花样了,小黄瓜哪能抵得上老子的大鸡吧啊。」常威 边看边打着手枪。

二子和黄毛裤子都脱下了,光着屁股,赤裸身下身,偷窥着丛小花雪白的肉 体,握着鸡巴手淫着。

「这女人太闷骚了,平时看我都不看一眼,跟她说句话态度冷冷的,没想到 在家骚的一塌糊涂。」黄毛弓着瘦弱的身板,手里撸着管,嘴上恨恨地说。

「这骚货快高潮了,兄弟们抓紧时机和这浪货一起高潮吧。」常威低声喝道。

「噢——好爽,老公的小黄瓜插得人家好难受,要高潮了。」丛小花幻想着 自己的丈夫用大鸡吧狠力地干着自己,手里的黄瓜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恩——老公,我要高潮了!啊——啊——激烈的插送中,丛小花突然停下手 里的小黄瓜,身体抽搐不已,白嫩的大奶子在胸前不停抖动,穴口的白浆顺着黄 瓜边缘大量流出。

嘿——

屋外的三个人闷声低吼,不约而同,在丛小花停止抽动高潮时,纷纷射出大 量白色的精液,都喷溅在了墙上。

丛小花体验着高潮的美感,胸前一对大白兔,随着高潮后急促的呼吸不停颤 动着,过了一会,丛小花缓过劲来,才去关了灯。

三个人看丛小花关了屋灯,恋恋不舍地退出了院子。

深夜的一棵大树下,蹲着三个黑影。

「毛哥,我快受不了了,刚才真想冲进去强奸这婊子。」常威咬牙切齿,面 目狰狞。

「嘿嘿,这骚货天生尤物,不知用什么方法保养的这么好,那奶子,那屁股, 那身段,胡德荣祖上修了八辈子德,娶了这么闷骚的老婆。」黄毛眯着眼睛,露 出猥琐的目光,手又开始搓着裤裆。

「是啊,毛哥,我都差点把墙捅个窟窿,您想想办法,让我尝尝操女人是什 么滋味。」二子口水流了一地。

「妈了个巴子,,谁他妈的不想操这骚货,让我好好想想。」黄毛隔着裤子, 搓着裤裆里的鸡巴,在大树下徘徊良久,丛小花自慰时淫荡的表情,诱人的肉体, 白花花的大奶子,结实性感的丰臀也在脑海中徘徊良久,挥之不去。

常威和二子蹲在树下,仰头看着黄毛佝偻的黑影在眼前来回晃动,目光中充 满着期待,黄毛走打哪,脑袋就跟着转到哪,即使这么黑的天,根本看不清黄毛 的表情。

这三个人平常偷鸡摸狗,打架斗殴,都是黄毛出点子,因为黄毛在这里岁数 最大,经验也最丰富,人又下流龌龊,总是能想出馊点子来。使三个人混的有滋 有味。

黄毛理所当然地就成了三个人当中的老大。

大树下黄毛走动的黑影突然停下。

「不如这样…………」常威和二子冲过去,低头听着黄毛的计策,不时点头。

「毛哥,这事能成吗?」二子充满期待。

「放心,她一个女人家,一个人在家里很难的,有些事情并不好做,看她晚 上那么饥渴,就知道她有多想男人了,只要咱们抓准机会,保证一炮成功,那时 候咱们就可以天天玩弄她的肉体,鸡巴天天有她伺候了。」

说完黄毛露出一排黄牙,嘎嘎嘎地发出公鸭的声音,淫笑起来。

常威和二子摩拳擦掌,幻想着自己的肉棒正在插着丛小花的嫩穴,兴奋地一 起大笑。

***********************************



***********************************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