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龙姬之舞 01-26 加载中加载中
龙姬之舞 01-26

龙姬之舞

作者:海螺屋 字数:8392

首先说明一下,这文曾在上半年在sis001发过,当时随便 取了个名字叫异域冒险谭还是什么的,不过发完存货后,由于工作调整和个人问 题就暂时断掉了。

最近由于安定了下来,生活也比较规律了,也没有其他事情做,加上有人催 更,就拾起来继续写下去……不过在sis 这边没有贴过,原文大概还有二十多章, 就从第一章开始贴好了。

以前的账号忘记了,所以用之前申请的新号来发,许久不来本站,如果有冒 犯还请指正。

这篇文比较清水,h 度不算高,而且是百合文,会有稍稍重口一点的内容, 也许该算是les 文才对。

提及关键词的话,大概是百合,泌乳,异种奸,产卵,调教——虽然有些内 容并不会一下子都倒出来。

不喜欢此类文的请勿怪。

新名字源于< 魔王と踊れ> ,虽然两者内容上并无关联。考虑到“和龙妹子 跳舞”这种名字好像不大好听,所以就改成了龙姬之舞。

之前算是抱着打发时间的想法写的,前面有些内容大概会有些走调冒失,不 过暂且直接贴上来,如果有时间再另行修改好了总之,这是一篇软弱到没救的抖 m 总受女主角,用下半身来推动历史齿轮的故事。

以下正文

第一章蝉翼与龙笛(0 )

“现在你还有机会放弃……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

“嗯。”

医生的话还没有问完,少女就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请不要再问了——”

少女缓慢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怕,我会忍不住后悔的。那样的话,对我们双方都是损失,不是吗?”

“……我明白了。”

医生将桌面上的合同推到少女面前。

“签下它……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吧。”

这份文书没有使用常见的浆纸,而是书写在充满中古情调的羊皮纸上,虽然 经过了漂白处理,但纸张上依然残留着淡淡的蜡黄色,黑色墨汁铸就的文字整整 齐齐的列于纸上,一共数十条,都是少女已熟记于心的契约条款。

这些整齐到让人咋舌的文字当然不是出于人手——为了保证契约文书清晰有 效,这应该是活字印刷术或者是某个神秘戏法写成的东西,在签名栏的左侧,那 个红墨绘制的工整的五芒星显然也是在印证这一点——这是一份有着灵魂层次约 束力的契约书,在契约生效的期间,除非受约束的双方力量已经超出了供力的精 灵或者神灵,否则便无法跳出这个规则之圈。

少女拿起笔架上的钢笔,在另一张白纸上轻划了两下,然后在羊皮纸上签下 了自己的姓名。

洛薇。罗斯特。

然后她盖上笔帽,将契约书推了回去。

“等等。”

医生突然开口打断了少女的动作:“你忘了点什么呢?”

她伸过手来,用食指在左下角的五芒星上划了个圈,说道:“学校应该有教 吧,这样的东西……”

“哦。”

少女闷声闷气的点了点头。

她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不过那种事情……也未免太尴尬了。

“嗯……要不我先出去一下?”

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女的矜持,医生主动提出了回避的提议。

“不。不用了……”

洛薇轻吁了口气,将前襟的松紧带扯松了一些。

这件连衣裙的胸部是有别于主体的轻纱一样的奇特的布料,由前襟的松紧绳 为边际将女性的胸部兜在其中。只要将松紧绳扯宽,随便向下一拉就能很方便的 露出少女丰满圆润的胸部。

虽然以前也穿过差不多的裙子,但这种衣服却是更加暴露和h 一些……简直 就像是专门为了哺乳设计的一样。

如果不说,谁能想到这件桃红色的连衣裙竟然是公校统一的夏季校服呢?

边沿的绳穗略微绷紧了一些,洛薇咬着下唇,将乳房压在了羊皮纸的下半截。

粉红色的乳头抵在五芒星的中央位置,然后她用颤抖的双手轻轻压在了左边 乳房上。

简直羞愧欲死。

至少有着e 杯以上的肉嘟嘟的胸脯,在洛薇轻微的挤按下被压趴了脑袋,有 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紧张,尴尬,还有些若有若无的快感。

洛薇试着不去想这里是在哪里,也不去想在她面前看着小女孩笨手笨脚的动 作窃笑的医生。

粉红色的乳尖一阵颤抖,终于渗出了一丝丝雪白的乳汁。

然后仿佛是绝了堤的水坝一般,白色的乳液不断的自乳头上渗出,滴在了赤 色的五芒星上。虽然只是滴滴答答的流淌,但却没有间断,很快,羊皮纸上就沾 染了一小片奶痕。

洛薇继续挤压着自己的胸部,她的气息逐渐变得有些厚重,直到五芒星的图 样突然亮起了淡淡的光辉,她才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头脑有些恍惚——少女接过了医生递来的纸巾匆匆擦拭了几下,然后重新将 乳房兜回衣中。

“下个礼拜日来我这里吧,嗯……这几天多吃点东西,体力充沛的话,成功 率会高出不少。”

洛薇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在垃圾桶上游走了几圈,最终还是把纸巾偷偷攥在了手里。

“其它的也没什么了,哦——关于你妹妹,要通知她吗?”

“不用了……”

“那好,”医生将契约书拿了回去,随便撇了一眼就放到了敞开的文件夹中。

“预祝你成功,年轻的龙巫女。”

第一章蝉翼与龙笛(1 )

虽然洛薇无法理解,但据说这是避免造成大规模破坏或者自残行为的最有效 的方式。

被戴上了口枷与眼罩,无法说话也无法视物。

洛薇躺在一张皮质的床上,双手双脚连同躯干都被数十条坚韧的束带拘捆绑 了起来。

有人最后对她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待她点头之后,一对耳塞将她的听觉也 封闭了起来。

只剩下体内低沉的心跳和一种液体流动的奇异的声音与她相伴。

这只是皮试……就像以前吊水的皮试一样,忍忍就过去了——洛薇这样给自 己打着气。

周围大概有三四个人,她们七手八脚的在洛薇身上涂抹着一种清凉的软膏, 不止身前的所有位置,也包括易于触及的后背,如肋下与臀部。没有人避讳那些 敏感的位置,甚至于那些部分还遭到了加料对待,她听不到那几个女医官在说什 么,但如果她们此刻在在交谈,那肯定没说什么好话,而且虽然是同性,但在这 种情况下被她们抚摸身体也让人感到怪异,甚至是厌恶,尤其是——尤其是在洛 薇知道这里的女人都是同性恋的情况下。

清凉的软膏很快就在她身上抹了个遍,皮肤上气流抚过带来了更浓重的凉意, 虽然现在已是初夏,室内温度并不低,但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双手按着她的肩膀,然后贴着身体缓缓下移,在胸脯和小腹之间来回抚摸 起来。轻柔的动作让洛薇感到舒服,只不过她刚有些松懈,那双手又再次向下, 轻轻分开了她凸起的阴阜。

——洛薇剧烈的挣扎了两下,然后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无耻,婊子,下流胚子,变态——她在心里骂了半天,但又想到这些东西自 己早就知道是必须要的步骤后,就萎蔫了下去。

至少……不是男人吧。

一条软管插入了她的下体,感觉像是牙膏的铝皮管那样的东西似地。里面的 容物是比涂在她身上的软膏更加稀薄粘稠的半液体,随着一人挤压,那软管逐渐 一点点深入了少女的体内。

洛薇下意识的想要夹紧腿,但分开她私处的那双手却限制了她的动作,然后 突然又有人在她翘起的阴蒂上捏了一下——她完全无力再动弹了。

大人的世界,都是这么变态的么……?

一管黏糊糊的东西很快挤完,没等洛薇多喘口气,又有一支软管接替了它的 位置。

很快,又迎来了第三支。

要是她还是处女,那肯定被撑裂了吧——不过洛薇转眼间又想到,那天接待 自己的医生已经问过性生活方面的问题。

好吧,没准如果还是个雏的话,她们会要求自己先破处再来呢?

——第三支,第四支,然后第五支。

然后更多。

洛薇已经忘记了一共挤进多少东西了。

在她体腔中活动的手指将那些黏黏的稠液均匀的涂满在阴道壁上,说没有感 觉绝对是假的——虽然有些轻微的疼痛,但手指的主人小心翼翼的动作依然给洛 薇带来了很尴尬但却愉悦的性体验,即使双目无法视物,洛薇也能想到自己私处 色情的分泌物混合着粘液倒溢出来的狼狈样子。

大约数分钟后,屋里的其它人停下了动作、

她们在等待着皮肤上的东西被吸收掉——洛薇这样想到。

然后还有关键的一步吧。

她突然紧张起来,之前已经被告知了大致的过程,现在却又被封闭了几种感 觉,要在黑暗中静静等待处置——这种环境下,洛薇反而对已知的恐惧愈发感到 惧怕起来。

她向来是很害怕打针的,以前是,现在也不会例外。

过了没多久——至少应该比少女感到的“漫长的煎熬”实际上要短一些—— 就有人在她的腋下部位动作起来。

胸部的位置被安装了固定架一样的东西,洛薇试了试,她完全无法活动,全 身关键的动作部位都被束缚起来,不论怎么努力,她似乎连让胸前那麻烦的赘肉 稍微抖动一下都很困难。

两只长针同时扎在了她左右胸脯上。

不算痛,除了让人觉得很羞耻外没有太强烈的其它感触……随着针管里的液 体一点点注入到体内,洛薇突然感到乳房中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灼烧感。

越来越强。

这里是卓仑,建立在石树之海上的学园都市。

蔓延数百里,平均落差二百多米的石海峡谷自西向东将广袤的象牙草原一分 为二,峡谷两岸千步的距离之内,则是一片如若湖中孤岛般林立其间的天然岩柱。

这些独立的岩柱高度与两侧的草原近乎平齐,顶端面积参差不齐,大的可以 建立数百人的营寨,小的不足以让人落足。千年之前移居于此的居民,为了南北 通行而在岩柱之间修建了吊桥连接,后来教皇下令在附近设立移民的定居点,于 是就有了这片立足在百多根岩柱上的建筑群——「第五学院」「提亚马特。卓仑」。

虽然名义是「学院」,但学院长实际上同时也是这个地区最高等级的军事与 行政长官,她的治区从北方白雪皑皑的山脉一直到南方充满南国风情的罗布那海 峡,登记在册的公民超过五百万,按照这个世界的人口分布来说,即使这里被称 作“卓仑帝国”也毫不奇怪。

不,实际上就是帝国吧——即使是在不远处的东海岸,鼎鼎有名的「君士坦 丁帝国」,其正式名称也不过是「君士坦丁皇学院」,只不过行政体系是奇怪的 皇权政治罢了。

实际上「提亚马特。卓仑」也有着国家级别的称呼,由于实际行政权大部分 下放给辖区内的城市议会,所以在一些外交辞令上会被称作是“联邦”或者是 “合众国”。

作为「第五学院」正式在校生的洛薇,在这个世界实际上是有着“候选贵族” “国家精英”这种份量的地位的。只不过如果最近如果她再不同意院方提出的某 些“过激”“异种”“性开发”的要求的话,她就要面临被退学的窘境了。

从五百万分之七千中的成员,变成五百万分之四百九十九万三千中之一。

不论是地位上,还是名誉和实际收入上的变化,都不是洛薇能接受的。

失去学院的助学金的话,也许妹妹就要和我去做一样的……

下面的事情,洛薇连想都不敢想。

身为一个妹控属性的妹妹,也许这点牺牲还是可以承受的?

不过,已经快……不行了吧……

一只桶已经满了。足足有人小腿高,可以并排着放进两本大书的一只圆铁桶 里盛满了白花花的乳汁,实际上里面曾经有过的奶水并不只有现在看到的满的要 溢出来这么些而已,耐不住疲劳的洛薇曾经趴在桶上睡了几个小时,结果就是她 圆胀的乳房上现在还残留着一股浓浓的奶味,摸上去也有些怪怪的湿滑感。

饱满的乳房就像是被人拧开了水龙头一样,甘甜的汁液还在两滴两滴不间断 的落入新桶中,每过半小时,桶里的液面就会显著上升一截。

“呜呜……”

长时间的泌乳不只是身体水分及营养的流失,连体力也一并失去了。

“时间……还没到……没到吗?”

从那几个医官收拾完东西离开算起,洛薇已经浑浑噩噩的度过了至少六个小 时了。

她看着窗外的日光由上午的暖阳转变到午后的烈日,然后现在又开始向黄昏 的琥珀色挺进。

这间房间的封闭性异常的好,只有一扇门和朝北的窗户,门窗都是特别的结 构,捶打上去纹丝不动,看那严密的边缘,恐怕隔音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好。

如同之前的医官和她说的一样——这间房间能很大程度上保证她的安全,或 者说,让她无法自杀。室内墙壁连同地板都裹了一层有衬垫的皮质层,房间里的 物品除了床就只有四五只空桶,即使是这些东西,边缘处也做了圆滑的处理,根 本无法伤人。

加上少女口中马嚼头一样的口枷,连咬舌自尽也无法做到了。

比起手术前的准备,这样的处境更像是恶毒的刑讯。

外面……怎么样了呢?

窗外就是第三学区的广场,很难想象这间房屋其实就安置在闹市的旁边—— 洛薇如果敢站起来的话,也许这样淫乱的模样很快就会被围观,然后就会演变成 骚动也说不定?

反正她是不敢的……不过这大概也是院方的疏忽吧,竟然没有任何遮挡物。

洛薇小心翼翼的仰起头向外面看了看,广场上有些悠闲的学生围着喷泉三两 成群的坐在长椅上,虽然人不多,也听不到声音,不过能看看外景也让洛薇感到 心里放松了一些。

“呜……讨厌啦……”

她只是跪坐起来的同时,捧着发胀的乳房的手臂稍微碰到了墙壁,受到挤压 的胸部就突然变本加厉吐出一大股乳汁,将她的手臂淋的白白的。

洛薇操着含糊不清的声音抱怨起来,然后甩了甩胳膊,将上面的液体清理干 净。

好渴啊。

又在桶上趴了一会儿,洛薇突然感到口渴难耐。

方才睡了一觉后就感到口渴了,而且从中午就没有东西吃,于是连肚子都有 些空虚感。

但是,房间里根本没有水和食物……嗯……?

她望向了自己身下的桶。

对啊,这些既可以当水,也能充饥吧。

但是,自己喝自己的奶……

讨厌,还是完全无法接受嘛!——洛薇摇了摇脑袋,垂头丧气的趴回了桶上。

她看到自己的乳房悬垂在蓄了一半的圆桶中,如同两颗诱人的蜜瓜一样,让 她忍不住捏了自己一把。

“喵嗯……”

真的又变大了呢……

只是稍加挤压,里面的奶水就不要命的涌了出来,几乎比得上开小的水龙头 的流量,完全不符合科学常理。

不过比起已经坏掉的泌乳能力,洛薇对自己的身材还是要更加关注一些。原 本是e 罩杯的胸部,大概又大了一号,甚至是更多——在她小憩的空挡,她的身 体似乎变了不少。

说不在意自己的乳房,那绝对是假的,而且即使是女孩子,也多半愿意胸部 能比较大——那些喊着“贫乳万岁”或者是声称讨厌赘肉的同性其实大多数都是 为自己的身材找借口推托吧,至少洛薇自己来讲,她宁可成为“巨乳公敌”,也 不愿加入“贫乳正义”的阵营里。

毕竟“贫乳回避”这种特性,听起来就充满了忧伤呢。

但是……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呢?实际上e 罩杯已经超过了洛薇的期许了, 即使是这个了不得的奇怪世界,d 罩杯也达到了十八岁女性平均水准。如果再大 的话,不仅仅是负担,而且也会变得不好看了。

胡思乱想了半天,洛薇突然发现自己身体的某处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竟然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性欲。

简直——

“镇定、镇定……”

为了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实际上也是干渴的要命,洛薇下意识的就将之前 灌满的桶拖到了自己面前。

只喝一小口。

看着面前毫无杂色的雪白的饮料,洛薇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但转而一看仍 然被自己夹在两腿之间,接着乳房中渗出的汁液的圆桶,一股羞耻和厌恶感就涌 上心头。

这种狼狈的样子,就像南边牧场的乳牛们一样。

嘴里的口枷让洛薇很难做出吮吸的动作,她只能尽力向前伸出脖颈,然后吐 出嘴唇,才能勉强让舌尖沾到乳液。

很好喝……

虽然是未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挤出来的原奶,但是口感却不比以前喝过的纸 包牛奶差,甚至在口舌之中滑过的感觉还要更醇厚一些,连乳香味都更加浓郁诱 人,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不良成分的话,绝对称得上是非常上等的饮料。

难怪小丫头那么喜欢喝。

洛薇是第一次尝到自己的奶,虽然她在之前已经开始泌乳两年有余了。

在这之前,她每日可以挤出来的奶大概是五百毫升到一公升之间,虽然听起 来已经是了不得的份量,实际上也只够供自己的妹妹每日早晚两餐的饮用罢了。

明明已经十四岁了,但是一点也不听话,如果不给喝半夜就会夜袭的死丫头 ——洛薇一想到她就感觉头痛。

而且还有着可恶的虎牙,每次都会咬的……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呢!

洛薇吃力的吞下了一大口奶水,但是跪坐太久而麻木的双腿和手脚却突然出 卖了她。突然发虚的手腕失去了支撑力,让她一头向奶桶里栽去,另一只手想要 撑住地面,接过被皮层上的汁液一滑,差点折了手指——

痛——

“呜哇——呼——”

少女只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明的呼喝,就一头栽进了桶中。

眼前一片淫靡的乳白色,这次不止有口腔,连眼中,耳孔甚至鼻孔都灌进了 奶水。

“咳咳——咕……噗叽——”

本能的想要喘气的少女,一口被乳汁闷到,脑中也产生了难受的眩晕感。

被自己的奶淹死——大概是世纪末最蠢而且最丢人的死法了吧。

洛薇慌张的想要抬起头,乱挥的手臂却怎么也找不到着力点,于是她心下一 横,双手抱住了桶身,然后直接抬了起来。

虽然没有被淹死,但这也够作为本世纪最蠢最丢人的事情载入史册了——

将整个桶扣在头上的洛薇猛然抱着圆桶抬起头来,蓄满的乳水也忠诚的遵循 了牛顿的旨意,随着这动作整齐的涂满了她的上半身。原本被夹在腿间的桶被凶 暴的乳球一“砖”撂倒,白色的内容物洒满了少女的腿间,看上去就像溺床了一 般。

“啊……茄子?”

“咳咳、咳——阿嚏!”

连口中倒喷出来的都是乳白色的汁液。

洛薇拨开了扣在头上的桶,眼前一阵模糊,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

这几个月的委屈突然间都被翻了出来,如走马观花一般在她眼前过了一遍, 不多时,少女的眼里就充满了泪水。

“……姐姐,呜……”

“呜呜……嘶——我想回家……”

“呜,味道好奇怪喵……”

“奶味……好浓啊。”

再度恢复意识时,窗外的天空已经是昏黄一片了。

“就是这个人吗……哎呀,好淫荡的女人。”

洛薇吃力的抬起眼皮,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房间的一角。

“奇怪的家伙,明明尝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为什么那么久还是湿淋淋 的呢?”

“用自己的奶淋浴,这要多毁三观才做得出来啊,这个女人难道是亚马逊的 外籍人吗?”

似乎是之前的疲惫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将她的体力全部抽空了,躺在地上的 洛薇虽然很想动弹一下,却连一只手指都使唤不来。

“一直这样可不行啊,没办法了,伟大的莉莉安就勉为其难的给你清理下好 了!”

然后,一条湿湿软软的东西贴到了洛薇身上。

是什么……?

为了避免突然对上眼的尴尬局面,稍微恢复了些体力的洛薇小心的转了下视 角。她看到一个金色卷发的小女孩跪坐在自己身前,穿的也是这里的校服,正埋 头于自己的腹间。

她有着一对醒目的猫耳,即使是昏暗难辨的环境,高翘的金色耳朵也分外醒 目。

趴在洛薇身上的女孩,用自己的舌头一寸一寸的舔着她的小腹。

大部分的奶水已经干涸了,不过依然有些意外的顽固,莉莉安仔细舔舐着少 女肚脐上的液体,然后一点一点向上转移。

好痒。

肚脐眼中残留的乳液也被一点也不剩的卷走了,贴在洛薇身上的舌头从小腹 上一直前进到了胸前,卖力的舔弄起两颗粉嫩的乳头。

“好大的奶头……比妈妈的都大呢。”

女孩无意识的赞美或者是讽刺,听的假死的洛薇害羞的抖动了一下。

她突然一口含住了湿漉漉的突起,然后吸了起来。

接触的位置涌上了触电一样的快感,让洛薇差点惊叫出来。

笨蛋……吸吮什么的……都是违规的啦!

“喵……意外的美味呢,莉莉安以后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样每天都可 以吃了……”

伏在胸前的猫耳女孩,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咂嘴声。她并没有吃几口就放手, 而是想要一鼓作气吃光一样的连同乳晕都含住吮吸起来,她的另一只手也不安分 的抓住了空闲的乳房,随着恶意的挤压,已经停止的乳水再度被按了出来,黏在 她的手上。

不,不行……这样的话,芸芸的份就不……

“啊嗯……”

假装是睡梦中反应的洛薇,一把将猫耳少女紧紧抱进了怀里。

“哎——讨厌,不要用奶头戳我的脸——真是的!”

果然如同洛薇预料的,对方被她突然的动作吓退缩了。

“真是的真是的……自己睡着了还要挤的莉莉安一脸奶。”

——这身体真的越来越糟糕了啊。听到少女的抱怨,洛薇也在心里咬牙切齿 了一番。

似乎是真的被洛薇的动作吓了一跳,那女孩等了好一阵子才再度凑到了洛薇 身边。

“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但是莉莉安带来了你的龙笛哦,莉莉安可是背 着大人们来的,因为实在等不及了的说!”

“哼,一想到昨晚把第一次给了这破笛子,莉莉安就超——不开心的,但是 这都是为了你才做的哦,所以快快来感谢你未来主人的恩宠吧!”

完全不讨人喜欢的小丫头——而且大概还是个好大喜功色鬼。

听起来年龄都不超过十四岁,想必身上的奶味都没退去就急着来拿抚养权, 她大概对sex 之类的还根本没概念吧。

你会为中二病付出代价的——洛薇恶意的想到,即使她将来把这小女孩调教 成肉o 器和o 交玩具,移动飞机杯之类的货色,也只要一句“主人性承受能力不 足”就可以推脱掉了,这可是龙巫女的特权。

“好嫩的肉肉,这个真的能插的进去么?”

女孩拿着一支长长的硬物,在洛薇的腿间比划起来。

那大概就是所谓的龙笛么?看上去果然就像是白骨一样的东西……用龙的骨 骼做成的乐器,用来约束龙骑士的战略道具。

猫耳女孩分开了洛薇的双腿,在其间舔了起来。

动作很生涩,但是意外的用心,果然是单性世界的土著,对于这样的事情有 些天分,并且完全没有排斥感?虽然有在不好的地方工作,性经验也自认为是着 女孩的好多好多倍,但是让洛薇去亲吻同性的性器可是不会如此自然的,她是在 艾罗娜姐姐那里练习了好久,才能正常的从事相关的工作。

双手捧着洛薇的腰臀,女孩很卖力的为干涩的阴部涂满水分,甚至连内里都 用舌头自习的爱抚了可以触及的地方。那些被灌进去的药物也许早就被完全吸收 掉了,女孩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假死的状态让洛薇更加享受到偷欢的刺激,她假装睡梦的动作将腿稍微分开 了一些,以方便小女孩的工作。

哼,反正也不吃亏,不是吗?

这支龙笛是中规中矩的普通竖笛样式,插入体内时并不算难受,按照说明书 中提及的一样,未完全塑形的龙笛比较柔软,所以很轻松的就慢慢推进到了子宫 中。

然后就是在洛薇体内的某种力量的牵引下,从与子宫口相触的吹奏的端口开 始,在她体内的部分逐渐改变并且硬化——这一端只花了不到一分钟就完工了。

笛分两端,没于龙耳,出于主人之口……说明中的古代语法虽然听起来神秘 绕口,说白了其实就是用竖笛的两端分别记录了两人阴道的形状。

真是恶毒而且淫乱的道具。 >]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