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熟女的秘密约会 加载中加载中
熟女的秘密约会
杨小青驾车驶到旅馆,转入停车场时,就见男友的车也刚到。她在车里对他挥了挥手,然后缓下车速,让他先驶往登记处;自己在有荫的树下停住、等候。

  机场旁的这家旅馆,正是小青和「现任男友」第一次幽会、开房间的地点。

  那时,男友从美国东岸飞到硅谷,前往此地一家求材公司的面试;他刚一抵达,小青已在机场接他,两人匆匆跑到这家旅馆,初次「作爱」。而他获得公司录用后,一个月内举家迁来硅谷,从此便和小青展开了亲密关系。

  在车里等候男友开好房间的小青,想到那回,自己先为男友订好旅馆,然后往机场接他之前,就领取了房间钥匙;接到后、直驶旅馆,带他进房间时,男友还笑问她怎么那样有经验呢?……

  害自己羞得连颈子都红了!

  那一段初次跟他「性交」的经过与体会,是事前不知晌往了多少次,而事后又深深铭刻心头,那么难以忘怀!……尤其在床上,小青的无比羞赧,引得男友一方面非常不解,问她为什么如此害臊?另方面却兴奋地在她全身上下进袭。

  在「陌生」的他面前,小青性亢进强烈得无以复加;作爱之中,尽管她克制自己、不让发出任何声音,却仍然抑制不住身体的激烈反应,在床单留下一滩滩液汁所浸湿的大片痕渍。……

  曾己何时,当日娇羞无比的小青,和今天、此刻的自己,为情欲趋使,将要以淫妇般的「色相」,呈献给男友;前后判若二人的差别,是小青想都不曾想到过的。……在她的心里,一切都是为了爱!!……有了它,只要是心上人所喜欢的,自己作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不顾!……

  何况,今天完全是自己为了极度的需要,挺而走险,背着回到「家」的丈夫,向男友要求,才得来的机会啊!……

  男友从登记处出来,对小青挥手,两人就各自开车,一前一后驶向旅馆后栋的停车场。

  在空无一人的廊上,男友打开房间门,小青整个身子如胶似潻地紧贴住他。

  反身扣上房门,他将小青手提的购物袋、和他携带的一小包东西刚搁下,就一把搂住她的腰、笑着问:

  「怎么了?张太太!……急成这样啊?……」

  小青仰起头,两眼一闭、迫切唤着:

  「宝贝!……我急死了、急死了~!……为了要你,我底下全部都湿透了!

  ……宝贝~!你高兴不高兴见到我?……」

  「当然高兴啊!我想也没想到妳先生都在家了,妳居然敢溜去来跟我幽会!

  我以为一定要等到明年他回台湾,才能跟妳重逢、共贺新年呢!」

  小青的身子缠在情人身上,不停扭动、磳磨;更喃喃呓着:

  「不!……不会的,我等不到明年,我要在过年以前,就跟你贺年,宝贝!

  喔唷~!你的手好好喔!……宝贝,摸我,摸我的屁股!……啊~,真美!……

  我。屁股被你一摸,就好舒服喔!……」

  男友两手捧住小青的丰臀,隔着窄裙揉弄两片肉瓣,引得她连连挺腰,屁股向后拱翘、旋扭;喉咙里连续迸出愉悦的哼声,和断断续续的呓语:

  「啊!……太美了!……宝贝,你……好会摸喔!…好会弄我的屁股喔!」

  男友一面摸,一面问:

  「咦!?……好奇怪!今天怎么跟以前不大一样啊!。妳怎么把三角裤穿在裤袜外面呢?……」

  小青吃吃一笑、娇声应道:

  「你……真不愧是个玩家,宝贝!人家裤子怎么穿的,你在裙子外面一摸就摸得一清二楚;……你这只手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嘛!……告诉你吧,今天我里头是为了与你见面,才特地作了一番包装、跟打扮的喔!……想不想看?」

  男友笑了,放开她。一手拿着购物袋,一手拉小青走到床边,然后自己坐在床缘,对站在面前的小青说:

  「当然想呀!今天特别要把妳看个够、看个饱咧!……对了,今天咱们时间非常充裕,至少有整整一下午、直到下班,我们爱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

  小青裂嘴笑问:「有那么好?……如果你太太打电话去公司查勤的话……」

  男友打断她:「没问题啦!我早交代了秘书说我在外面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而且是年终前必须要有结果的会;说不定,晚上都得继续哩!」

  小青乐得眉毛都开了:「喔!宝贝,你真好!……没想到为了我,你年终前还得这样努力加班!」

  男友两手抚着小青的腰,边揉她臀侧、边对她笑道:

  「在妳这么美妙的身上加班,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啊!……」

  小青媚兮兮地款款摆动腰肢,同时瞟着男友、勾起唇角说:

  「哎哟~宝贝!……别灌我米汤了!今天你肯临时出来跟我见面,我已经好感激、好满意了!……那还敢要你像工作一样加班呢?……不过,既然我们可以在一起久些,也该充分利用,澈底痛快痛快、狂欢一下吧?……否则,岂不白白耗掉一个大好机会吗?……嗯~?宝贝?」

  男友一手游走在小青腰肚上,按摩微微隆起、性感无比的小腹,另一只手则在她背后的两片臀瓣上来回揉弄。……尽管隔着窄裙,和底下的衣裤,小青仍可感觉男友的两手在自己身上前后进袭,是那么灼热、那么难以抗拒!……

  她开始轻哼出声,更凑合男友两手的按、揉,扭腰旋臀。……

  同时,小青也没有忘记告诉男友,她如何对丈夫借口说和女同学有约,才得一人溜出来幽会。……她说她还特别讲,那个到旧金山来访的女同学是她十多年未见的好友,所以很可能跟她看完画展,还要一同晚餐、宵夜。

  「所以,宝贝!…只要你愿意,我们今天可以一直玩、玩到晚上都行!」

  男友笑道:「跟妳共渡美妙时光,我当然愿意!不过,张太太以这么聪明的借口蒙骗妳老公,不是第一次吧?……难道妳不怕他起疑心?……会偷偷找征信公司侦察妳?……甚至他人在台湾,对妳一个人在此地的所作所为,都搞得瞭若指掌呢?」

  小青的表情复杂起来,低头对男友说:「当然怕也怕,所以我才格外小心,绝对不能被拆穿。……并且在他回家的日子里,尽量克制自己不出去幽会;除非……实在克制不住了才像今天这样……挺而走险。……

  「…像以前我跟我。前任男友,前后一共幽会了大概二十次,其中只有几次是我先生在家的时候作的,算起来不到十分之一!……

  「…那,还有我跟查理……,所有跟他吃宵夜的约会,都是我先生人在台湾,或飞机飞往台湾途中时候发生的。……再说,我先生跟这位银行经理,生意上有往来、而且互相认识,我当然更不会挑他们同在一地时,还去吃什么异国情调的宵夜啦!……

  「…宝贝!……现在我跟你,就是因为我……从昨晚上一直到早晨都好需要你,需要得实在忍不下去,才出此下策、找到借口,与你见面的啊!……宝贝!

  宝贝~~!……」小青圆圆的屁股摇得更厉害了。

  男友抚弄小青下体的两手不停,她也跟着全身蠕动旋扭不止;同时闭上眼,抑扬顿挫、婉转如莺地娇哼着:

  「嗯~~!…嗯~啊!宝贝!你……好会摸!好会……揉喔!嗯~!」

  当男友的手向下游走,探到小青的阴户、和臀沟部位,隔着窄裙,往更凹陷的地方扣弄时,她终于禁不住嘶叫起来:

  「啊!~~嘶!……喔~啊!…宝贝,嘶!……喔~~!」

  男友这才说道:「张太太!妳真的这么需要、这么不堪啊?……看妳这样子我都好心疼!……小心肝,我今天就加倍努力令妳消魂,让妳完完全全澈底满足一回吧!」

  一股莫名的心绪油然而生,使小青变得激动起来。她弯下身,扑倒男友身上,主动献上情深热吻。……同时心里叫着:“我爱你!!”

  但小青话没说出口,嘴腔已被男友滚烫、潮湿的舌头塞满。有如窒息似的,喉咙里迸出呜咽;……直到男友的舌头在她嘴里开始像性交般抽插,小青才运着呼吸,紧紧吮吸他的舌头,一面鼻子咻咻换气,一面娇滴滴嗯出闷声。

  直到长长的热吻一分,小青才迫切地叹着:

  「啊,宝贝!…这样的吻……教我的心都快停掉了!……宝贝!」

  在垂洒如瀑的秀发笼罩两人面孔的昏暗中,小青讲悄悄话似地对男友说:

  「宝贝!……你不用为了使我消魂而加倍努力,我也不要你辛苦,我只要你喜欢,也享受对我作你爱作的任何事;……凡是你要的,作什么我都肯;我都好心甘情愿,任由你处置。……

  「…宝贝,只要你高兴,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

  男友似乎感觉到小青的严肃,拂起她一边的头发,引进一丝室内光线,然后调皮地笑问道:

  「是吗?……真的什么都肯、作任何事都愿意?……张太太?」

  问的同时,他把小青两臂拉到她的背后,一手箝制住她的两腕、交叉压在她腰际屁股上方,使她像被捆绑着;……又以另一只手抓住小青的窄裙、往上扯,直到因为她俯趴的姿势,无法掀得更高,才放弃了,改为手指隔着窄裙,往小青的屁股沟里阵阵扣、刮、戳弄;同时问:

  「包括被强迫作妳从来没作过的事?……或被当成玩物一样,用粗暴的方式淫虐…都心甘情愿吗?」

  小青挣扎似的扭动身子,一面扭、一面应道:

  「都愿意!……宝贝,随便你爱怎么弄我……都行!……可是唯一的,唯一只有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好不好?」

  男友好奇问是什么。小青才说:

  「就是不要在我身上留下……接吻的痕,好吗?……尤其是。别人容易看到的地方;……那,另外就是……宝贝,请你快把我的衣服、裙子,统统脱了吧!

  免得又搞成绉巴巴的,回到家无法对我先生……」

  「交待,对吧!?……好啦,如果就这两点,当然没问题!再说,我又不是不尽人情的人,再怎么对待妳,我都不会太过分的。」

  男友放松箝在小青双腕的手,让她俯趴在他胸膛,将他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同时,他极其熟稔地把小青的窄裙拉炼拉下、松开了她的腰际。……

  *****     *****     *****

  旅馆房间里,小青像个侍候男客人的女「服务生」一样,为他解衫、除衣、脱鞋、退裤;直到只剩下底裤,像个小帐蓬,被一根东西撑起成了尖突突的三角形;她才堆着满脸媚笑,小手捂着男友的隆起物,一面轻抚、一面勾唇,淫兮兮地对他说:

  「宝贝,你已经喜欢我啦?!」

  仰卧在床,咪咪笑着的男友点头道:「这么周到的服侍,任何男人都会喜欢,更何况是被身为贵夫人的张太太妳呢!……来吧!张太太,现在该轮到我,为妳宽衣解带了!……」

  他正要撑起身,小青就将他压回躺着说: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既然你说过要看我看个够,我就在你面前脱……

  也好让你瞧瞧,我底下裤袜、跟三角裤……是怎么穿的啊!」

  小青两手扶着腰际松掉的窄裙,站在床边,把鞋子踢掉之后,对床上的男友,微微、款款地摆动身躯;一面噘起薄唇问:

  「喜欢吗?……喜欢看我这样子……为你表演呀?」

  没等男友回应,小青就故意挑逗他似的,叹了口气说:

  「其实,我从来也没有这样子过耶,宝贝!……要不是因为你教过我,要我丢下一切羞耻来讨好男人;否则,……像这样,让男人眼睛盯着看我脱衣服,…

  我还真是,……再怎么样也绝对作不出来哩!……」

  男友侧身把床边音响扭开,播放情调音乐,然后对小青笑道:

  「妳会的!……张太太,妳会演脱衣舞的!只要妳情绪进去,妳的脱衣艳舞就会性感而诱人无比。……」

  小青的脸红了,娇嗔着:

  「哎哟~!你真的要看脱衣舞啊?……人家又不是那种职业的,…怎么可能性感嘛!?」

  说着时,小青的身子已轻轻摆动起来,腰肢和屁股也随音乐节拍而旋扭。

  男友叫小青眼睛闭上,要她把整个人沉浸在音乐情调里,然后叫她想象自已被男友的注视所要求,把衣服缓缓地、一件一件退掉。……他说他知道小青本来就是很害羞的女人,但也正因为如此,她脱衣的过程才最吊男人的胃口,令男人愈看愈急迫,愈想要弄她、玩她。……

  闭上眼睛,扭动身子的小青,两手扶着半松掉的窄裙裙腰,有点不知所措、不晓得如何才好。但男友的声音,像在电话上挑逗她似的,令小青脑海里,彷佛看到男人挺举、粗壮的阳具,命令自己把衣服脱掉!……

  小青完全忘了自己毫无经验,两手正要脱上身套头衫时,剎那间,窄裙松垮下去;……她急忙向外张开两腿、绷住将要掉落的裙子;然后笨拙地把套头上衣脱了、再拉下颈后的拉炼,退下薄衫。

  小青的上身,除了胸罩,完全裸露出来。

  一手扶着窄裙,一手把脱下的上衣,平放到床旁沙发椅上时,小青咬着唇,感觉非常不好意思;……但当她一眼瞟向情人,见到他已经掏出大大的、半硬的肉棒,用手上下搓动时,她又笑了:

  「我笨死了的表演,你看了也会……兴奋啊?」

  男友一面搓揉阳具,一面对小青道:「就因为妳不是专业,所以才更性感、更能引诱男人的鸡巴硬呀!张太太,继续、请继续跳脱衣舞吧!」

  小青没想到,情人居然以为自己的样子性感。就再度闭上眼睛,两手扶在腰肚上,随着音乐节奏扭动屁股。……扭着扭着,她不由慢慢觉得自己肚子里、和小腹底下开始发涨,也有点酸酸的、像尿急似的。……

  但是每当她忍不住想并住腿子的时候,她就感觉裙子要掉下来,而不得不又打开腿子、撑住窄裙;……如此来回好几次,她禁不住难熬,只好干脆双膝微曲,屁股半蹲半坐着似的旋磨起来。……

  情调音乐的节奏渐渐加快,引得小青也愈渐兴奋。仍闭着眼,她一面扭屁股,一面将手抚到胸脯,隔着奶罩,由一个换到另一个,揉弄自己的双乳;……她双唇半启,沉浊的呼吸带着轻喘,间歇迸出娇美的哼声。……

  被床上的男友夸赞、又诱导着似的,小青听话地在脑中幻想自己被男人热烈地插弄,同时感觉到无法合拢的两条大腿间,变得好潮湿、好滑润。……

  男友像对小青了如指掌似的,问她是否又湿了?问她肚里发酸、发涨了吗?

  ……小青半睁半瞇眼,既羞又媚的瞟他,点头应道:

  「嗯~~!好忍不住,又好……那个死了!……宝贝!……人家身子里头的……你怎么会……什么都知道嘛!?你……」

  「脱了吧!张太太,把奶罩、裙子都脱了!……脱到只剩三角裤,跟裤袜,再扭给我欣赏吧!」

  男友指示小青,还叫她先拿掉胸罩,让他确定奶头是否已经发硬、挺立了,才脱窄裙。

  小青乖乖照作,维持半蹲半立的姿势,一面扭屁股,一面把奶罩除了下来。

  她全裸的半身上,微小的乳房顶端,两颗暗红色的奶头在男人眼光注视下,果然不出所料,涨大、突挺起来;……在皓白如雪的肌肤衬托下,显得艳丽无比;而随着身子振扭,两粒乳头一抖、一颤的跳弹,更是鲜活、夺目极了。

  不待男友进一步指示,小青开始捏、扯自己的奶头。她两眼紧闭,娇嗯连连;更不时像忍不住疼痛般,甩头叹叫:

  「噢~!……啊!宝贝,宝贝啊!……为了你我什么都作了,什么都肯了!

  ……天哪!……我的奶。好痛!……痛得我底下都……酸死了!」

  这时男友才安慰似地叫她别太用力,别真把自己给搞痛了;他哄着说他要她舒服,要她像自慰一样,把最性感、最骚荡的模样表现出来。

  小青这才停止拉扯自己的奶头,睁开一对黑亮大眼,情深款款地瞧着男友,对他凄然叹了声道:

  「唉!宝贝,你早说就好了嘛!……害得人家……本来要为你跳脱衣艳舞的,都难过得……跳不下去了!」

  男友把小青一手拉近自己,在她乳房和奶头上来回轻抚;怜惜地说:

  「小心肝!……那就别跳了,妳累坏了教我也心疼啊!……来!上床来,让我再安慰安慰妳吧!」

  小青满心感激,低下头,才发现自己一手还扶着半掉下来的窄裙;想到裙子下面,特意要献给情人当「新年礼」,自己的「包装」,就带着一丝尴尬,换了个口吻对男友道:

  「宝贝!…你对我好好喔!……那,我还是为你跳完今天这段脱衣艳舞吧!

  ……而且这音乐也好像愈来愈要我脱了耶!……再说,宝贝,我自己脱掉裙子,它就不致于……等下又被你搞成绉巴巴了!」

  半裸的小青,在男友眼前,再度闭上眼睛,随着热烈的音乐节拍、扭起屁股;一面扭,一面喃喃呓着:

  「宝贝!……我裙子下面今天为了见你,还特别……包装好了耶!…是我来以前,到性感内衣店买的呢!……希望你爱看、喜欢!」

  说罢,小青终于把窄裙完全退掉,呈现特别包装下,整个下体的优美曲线。

  ……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