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妻子的做爱记录 加载中加载中
妻子的做爱记录
自从当我看到了妻子惠云和别人在酒店那般清晰地疯狂做爱开始的这一个月来,
我就已经有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中间的生活,可说一团糟。譬如说在工作方面,
明明已经有了一份这么好的职业,却做不好它。很多平常的文件不是忘记打印就
是打印出错,还有因为那些教材的资料也被科长骂得狗血喷头. 可是,虽然我再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的工作可能会保不住,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再继续这样没有
了惠云的生活。至於回家之后,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看着那个白花花的天花板。有
时候的确在想着以前贤淑的惠云会为我做任何事情:想着以前她的一举一动,想
着以前她的音容笑貌,我再想想自己这些年里为了她,我做了些甚么,才发现比
起她所做的,我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像往常一样,我还是一样回到这个毫无生气的家,不,不再说是家了,毕竟
现在已经被我弄得支离破碎的。本想洗个澡就去睡觉,然而每次进入这个本来属
於惠云和我的卧室,而如今就只剩下我的时候,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我不停地
告诉自己:不行,我如今还不可以马上躺在床上,要是现在躺下来的话,我的脑
海中一定会不断浮现他们俩个在我面前不停地灌精、受精的情景,看着这些我永
远都没法办到,而潘嘉乐却轻松办到的事情——令惠云真正的享受到做爱和精子
卵子受孕的快感。甚至乎,我还会自卑,还会觉得自己无能。

  想到明天是礼拜六休息,於是,我打消了洗澡的念头,决定打算驾车出去兜
风,除了可以减轻自己的压力和令自己忘记一些不应该想的事情之外,或者还能
想到一些计策。本想要动身的时候,电话却突然打过来了。

  「喂,请问是谁?」我好奇地想谁还会这么晚打来。

  「是妈啊,天亮啊,启行发高烧了,你和家嫂一起来看看吧。」母亲的声音
在电话的对头显得十分紧张,看来启行的病不是一般的轻,我只好马上开车赶到
他们所说的医院里面。

  上了二楼,听到婴儿淒厉的哭声,我才能找到母亲他们了。

  「爸、妈,启行他怎么了?」我看着已经紧张到极致的母亲和老爸,我也十
分担心启行的病情。

  「晚上吃过奶的时候也任何事情的,11点半的时候,我们就在厅子里听到
他的哭声,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要换尿片了,不过拆开又不是。而且他的哭声哭得
很厉害的,抱着他才感觉到他身体比较温热,摸了一下额头,探了下热才发现烧
到39度,就马上带他来医院了。呃?怎么不见惠云呢?」

  「哦……她今天说是……说是去朋友的聚会。我下去给她打个电话。」我为
免父母知道我现在和惠云闹得不和,只好到一楼处一个阴暗角打电话了。

  「快点接电话啊……快点接电话啊……」我不停在口边喃喃自语,可惜电话
的对面除了电流声之外,就只有系统回覆的机主不在的声音。

  我知道再这样的话是没有办法打给惠云的,不过现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
是好。突然,我脑海里闪过一个人——潘嘉乐。如果惠云现在真的和他在一起的
话,那么就有可能在他的家了。毕竟现在已经是差不多凌晨1点了,在他家的话
也不足为奇。

  我的确记得潘嘉乐的手提电话之前是给过我的。既然都没有找到惠云的法子,
我只好硬着头皮给他电话。

  「是谁?」响了不到一分钟,电话对头就出现了一把沙哑的男声,好像刚才
就用过不少力气一样,甚至还可以微微地听到电话的对头有一把娇俏的女人喘息
声。听到这里,我真的十分气愤,没想过他们居然日夜不停地做,不过现在首要
的任何并非跟他翻脸,而是要找到惠云的下落。

  「请问……请问惠云在这里嚒?」我终於鼓起勇气地问出我以前不敢问的事
情。

  「你在说甚么啊?Emily怎么可能会在我这里啊?」

  「如果她真的不在的话,请你转告她,启行现在正在发高烧,在XX医院,
希望她可以来。」我没有等潘嘉乐的回到,马上就挂下电话,因为我知道要是我
继续再保持连线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接着自己会说出些甚么来。

  本想打算上去,谁知道手机马上传来了电话的响声,我看了看号码,是惠云
的手机号码.

  「启行他现在怎么了?」电话的对头这次真的出来了惠云久违的声音,想不
到听到这么久都没有听到的声音,原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尽管这件事并非对
着我说的。

  「他现在还是挺眼中的,我们在XX医院,你还是马上过来吧。」我挂上电
话之后,虽然心里边兴奋,却说出了异常平静的话。

  正如惠云所说,一部黑色的凌志车驶进了医院里面的停车场。走出来的不是
别人,正是惠云。她快步跑过来,无论是她的衣着还是头发都有点凌乱,我想刚
才的「激战」加上惠云担心启行,所以没有整理得很好也不足为奇。我强忍着心
里的伤痛,没等惠云说话,就拖着她的手往二楼走去。惠云的手非常温暖,想不
到久违的触感是如何令我如此幸福的,差不多就忘记了她和潘嘉乐那些事情。

  惠云刚到,医生已经帮启行打好消炎针了。启行已经哭得闭不了口,声音的
沙哑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可怜. 尤其是惠云,她的双眼也随之变红. 她走
过去,轻轻地抱着刚刚打完消炎针的启行。也许是看到启行痛得脸型都扭曲了,
惠云把他抱起走在医院的走廊上,一边抱着哄他,一边用头轻轻地碰触他的头发,
用最亲吻他的脸蛋。不过这个办法显示十分凑效,启行很快就静下来了。医生、
护士和父母看到这种情形,也接着开心起来了。

  把启行都安顿好之后就交给父母,我就藉口要和惠云说一点话,就拉着她到
了一楼。

  「老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也是迫於无
奈啊。」

  「甚么叫迫於无奈,难不成男人出去鬼混都可以被迫的嚒?真是强词夺理。」

  惠云离开启行的身边,马上就对我变得冷淡无比。就好像我把她的父母都杀
了一样,眼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仇视着我。

  「这是真的。其实那个女人是自己找过来的,我根本就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
因为由始到终我的心里面都只有你一个人,都是深爱着你的……」我双手一把抓
住她的肩膀,我当时的语气已经十分激动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求
求你回到我的身边好吗,就看着启行的份上……」话还没有说完,惠云就已经把
我的双手给甩开.

  「不好意思,苏天亮。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这样纠缠下去了,你背叛
过我的确是一个事实,至於你现在的心情我没有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
我现在的心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你了。过几天……我们还是到律师楼那里办理一下
离婚的手续吧。」听到「离婚」二字,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之下对我说出
这么绝情的话,我整个人简直就好像一下子跌到谷底一样,觉得就好像快要世界
末日一样,不知道她的心里面是不是因为我真的有外遇了,还是说她已经开始喜
欢上潘嘉乐这种既懂得制造时机又懂得如何取悦女人的混蛋。

  「离婚?你是说真的嚒?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我脑子里面一
片空白,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现在只懂得放下了一切男人的尊严,跪在医院
的草地上,用自己的双手抓住的她的双手,尽管心灰意冷,但依旧抱有一丝可以
使她回心转意的希望在挽留她。可惜的是,她还是用从来都没有过的力气一下子
甩开我的双手,脸上虽然开始落泪,但样子看来是已经对我死心了。

  男人出去胡混的确是不对,不过我是真的被迫的,加上圣人都有错,难道我
错过一次,就不能回头是岸嚒?

  「如果你不想去律师楼的话,迟一些我就会把离婚书送过去。还有,如果你
希望启行跟你的话,我可以让他就交给你照顾了,不过我会时常来看他的。」脱
离了我双手束缚的惠云留下了这句之后,看来是真的不想再和我纠缠了,就想跑
开的样子。谁料到刚跑出几步,她就停了下来,显然她并非因为我而留下。只见
她用手按着胸前,弯下腰,我赶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惠云好像想吐的样子。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扶你过去坐下吧。」惠云还是不愿意领
我的情,又是把我的手甩开,但是从刚才起她的脸色一直都是红润的,看不出到
底是甚么病。我不介意她依旧这样对我,本想走过去再帮她一把,不过这次甩开
我的并不是她,而是一股很强的力道。我回到一看,原来是奸夫潘嘉乐。

  「云云,你没事吧?」潘嘉乐这么一问,惠云居然温柔地点了点头. 我顿时
火冒三丈,已经不知道如何冷静下来了,冲过去就是一拳。可惜我和潘嘉乐的身
形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不仅被他挡下来了,还被他推在地上。

  「不好意思,天亮。我和云云真的是认真的,而且她对你已经一点感觉都没
有了。希望你能够成全我们。再加上……再加上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听到
这个消息之后,看来我连那唯一1% 的机会都被剥夺了。自己最爱的老婆惠云,
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现在的身体里面居然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难怪刚才有这
种反应。虽然我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件事,不过我想自己已经输了,已经彻底地输
了。

  我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离开. 望着惠云的背影,我只好就这样呆呆地坐在草地
上。要不是身边的手机响起,我可能还没有清醒呢。发现原来是母亲给我来电话,
我才猛然想起启行和父母还在这个医院里. 我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便马
上回到父母的身边……

  我并没有打算接走启行,於是还是劳烦了自己的父母接管着。我自己一个人
已经不知道开车开到了哪里去了。只记得好像是走进了一所酒吧,听到里面很热
闹,很多人在庆祝甚么,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一开口就叫了两打啤酒在自己
猛灌,还没有喝完之际就已经上了两次厕所了,等我回来坐下再喝,过了不久意
识就开始渐渐模糊了。

  「你没事嚒?」一把似曾相识的女声把我的视野吸引过去。

  「是你?」眼前的不是别人,居然是Phoebe。Phoebe把我扶起,
让我的头枕在她那双雪白柔软的大腿上,我……

 

  「对不起,Phoebe……嗝……我之前……一直不懂得珍惜你……嗝
……原谅我好嚒?」

  「不如这样吧,你先躺下来,等一下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好嚒?」不知道为何,
一直以来都很强势的Phoebe居然从口中说出了如此温柔的话,惊讶之余,
再加上虽然自己被心爱的老婆抛弃,然而深爱自己的前任女友并没有放弃自己,
心里总算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

  等我稍微醒过来的时候,朦朦胧胧地发现自己躺在一家酒店的豪放套房的床
上了,而且全身的衣服包括内裤都已经被脱光,身上仅仅披着一张薄被子。隐隐
约约可以听到从浴室传来水声,不过没过多久,一个全身只套着浴巾的女子走了
出来。认真看过去的话,原来是Phoebe。

  可能是我刚刚喝了很多酒的关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Phoebe已经一
下子骑在我的身上了。然后双手慢慢地揭开浴巾,直至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的
面前为止。我的下身马上有了很大的反应。

  「不许动!」我还以为自己一直是看错了,不过听到她这声厉斥,我就知道
自己没错了。

  「Phoebe,我……」当我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Phoebe用食指
放在我的嘴唇上,然后用手抽开被子,这样我们就正式是肉帛相见了。

  「既然你已经知错了,就不许再说了。我只希望我们今晚可以享受这一晚。」

  说罢,Phoebe弯下腰亲吻着我的奶头. 我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对待,可
算是又惊又喜。她舌头的力道恰到好处,并且一直吸吮着我乳头周围的皮肤,使
我下面勃起十分厉害。可能是她也感受到我下体的变化,她开始用阴唇上下摩擦
我的小JJ,但就是不愿意插入,我有几次以为她要插入,还兴奋得用力顶上去,
不过都是失望收场,看来Phobe不但前戏做得不错,连吊胃口都相当给力。

  接着,Phoebe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也与我的舌头搞在一起,不断地
传输着彼此间的唾液。亲吻了很长的时间,我们之间的嘴唇已经分开,我感觉自
己已经吃下不少对方的唾液了。而Phoebe的下面看来已经准备好了,她拿
着我的小JJ,很顺利地插进去了。

  一直禁欲的我,小JJ再次享受到被温暖湿润阴道包裹的时候,感觉到无比
舒畅,加上Phoebe不知道为何技术突然间控制得这么好,居然可以控制到
阴道壁的一缩一张的,那种舒服的感觉可算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我没有再多
想惠云与潘嘉乐的事情,更加没有再去思考Phoebe的出现. 我现在只知道
在此一刻,只需要懂得沉溺在这个快乐当中就好。

  我们双手都十指紧扣。伴随着Phoebe不停地腰振,我感觉到下身有一
种酥麻感,虽然有点像是射精的前兆,却一直没有射精的冲动,而且,我还觉得
自己好像干得越来越起劲,不停加快抽插的速度。她突然停下了,从旁边的桌子
拿出一样东西,自己吃了些,然后又递到我的嘴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口吃
下,原来是几粒药丸,我还以为是「伟爷」呢,没多想就吞进肚子。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我看她都好像有点累,我马上把她放倒在床上,
然后使劲对她进行活塞运动。她好像越叫越大声,整个房间都好像充满她的喊声
一样,

  「啊……太棒了,啊……啊啊啊……」我身下的Phoebe一直呻吟着,
我更加使出自己吃奶头的力气,拼命地干,她就好像发疯一样用指甲刮我的大腿。
我不知道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飘飘然和力量无穷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趴在Phoebe的身上,下体传来了射精的快感。
原来禁欲一阵子,精液储备充足了,射精原来是可以射得如此爽快,就好像连绵
不绝一样,沖向对方的身体里面。然而,我觉得自己突然很累了,身体好像开始
变得冰冷,不知道是不是冷气开调得太大的缘故。两块眼皮都块睁不开的样子,
即使勉强睁开,也快感受到眼前影像开始模糊,双手和双脚也突然无力支撑整个
身体,跌倒在床上。我听到Phoebe在叫我,勉强望去,才发现眼前的女子
并非Phoebe,莫非我刚才一直都在弄错嚒。不过现在她是不是已经不再重
要了,我已经无法看清眼前的影像,而且我更开始听不清楚她的声音了,渐渐地,
声音和影像已经变得不复存在。由原来冰冷的感觉,慢慢感受到自己好像已经飘
了起来……

  ***********************************

  在机场人来人往的餐厅坐下,我拿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鲜奶。怀着身孕的肚
子虽然有点令我觉得不太舒服,但是我并没有觉得难受,反而觉得无比快乐,一
来是因为我已经怀孕过两次了,所以我已经习惯. 再者,又是最重要一点,是因
为自己现在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和一岁半的女儿陪自己在身边,老公事业有成,
我也可以辞退了原来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当幸福的少奶奶。

  「惠云姐,啊不,表嫂,医生有没有说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坐在我旁
边的慧莹一边逗着我女儿玩,一边问我。她总是无法改掉一开始就叫「惠云姐」

  的习惯,不过没所谓,这样反而觉得有点亲切感。

  「这次是男的,而且还会是一个世纪胖B。医生说了如果按照这样的重量继
续下去的话,生出来之后一定有差不多九磅体重。」

  「哇,到时候表嫂你一定要给我看看啊。啊,表哥来了。」从慧莹的方向看
去,老公从侧面走过来,坐在我的旁边。

  「你们俩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呢?」老公说罢,他的额头就和我额头碰在了
一起。

  「谁敢说你坏话啊,而且我都帮你添了一个「好」字呢。再说,要是被BB
听到了,会怪我的。哎呀,看,他马上踢我了。」我调皮地给老公做了一个鬼脸,
老公就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脸蛋。

  「哎哟,乖宝宝,别这样好嚒。妈妈可是妒忌了啊。」老公一边摸着我胀大
的肚子,一边把头放在上面。

  「表哥呀,你们俩口子实在是太肉麻了,也不看看前面有人。」慧莹嘟着小
嘴,她既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却又在偷笑。

  「就是跟你熟我们才不避忌呢……」没等老公把话说完,就听到广播响起。

  「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航班FlightXXX号,将要起飞,请各位乘客带
齐随机行李、物品上机. 」

  我们听罢,老公就拉着我和女儿的手往闸口走去。一心想到我最喜欢就是到
国外旅行,而且还是和最亲近、最爱的人去,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等等,你们掉了东西了。」慧莹突然从后面叫停我们,我於是就回去看看,
是一块用报纸碎片包着的东西。我把它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只我曾经戴了几年的
结婚戒指,而包着那枚戒指的报纸上面印有数个醒目的黑体字:「老实教师酒店
召妓,狂吃毒品命丧香背。」我看罢,然后摸了摸现在无名指上带着的那一枚新
结婚戒指,匆匆留下了一句话,便顶着怀孕的大肚子马上返回老公和女儿的身边:
「我已经不需要它了,请你扔了吧。」

  「啊……啊……啊……」惠云看见我冲出那个新柜子,居然吓得一边用床单
遮住身子,一边尖叫起来。而潘嘉乐也因为长时间做强烈的「运动」和刚刚射过
两次,体力消耗得很快,我跳出来之际,他还在惠云里面灌精,我把他抽出来的
时候,他那些精液还在不断地射到惠云的肚子上。我挥舞几个拳头连环打在潘嘉
乐的太阳穴那里,不过他毕竟学过功夫,而且体格上也算是强壮,当然还有力气
站在地上,然而已经摇摆不定了。

  我追上去,在他后面抱着他,再来就是几拳打在胸口上。就在我教训这个混
蛋之际,惠云尖叫的同时,门好像被撞开了,进来的是子健,还有他身边的几个
警察。

  「马上停下!」警察冲过来,对正在向潘嘉乐挥舞着拳头的我进行压制,我
就这样被制服了。

  几个月之后,我因为蓄意伤人罪名成立,不过因为原告伤势不重,只是被判
了两年有期徒刑,但要即时执行。可恨的是,正如潘嘉乐那个混蛋所料,告发他
的贪污的文件都是一些非正式的,没办法控告他,而让他躲过法律的制裁。惠云
在我收监之后都没有来看过我一样,不过听说她好像和潘嘉乐生了一个女儿,最
近好像是去了洛杉矶旅行了吧。反倒是父母带着启行来过好几次,看着他们每次
来都被上一次苍老了许多,我就恨自己为甚么如此冲动,做出无法挽救的事情来。

  我回到监仓,抬头看着那个唯一的窗口,一边想着未来的路……

  「喂,是子健嚒?」这个时候我尽量把声音压低。

  「是的,天亮啊,我已经向警察那边联系过了,不过资料很乏力,大多数无
法告发他。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被潘嘉乐那个混蛋给困起来了,你带警察上来潘嘉乐家,我已经掌握了
重要的证据了。你快点过来救我。」

  另一边,当我回过头看着他们的时候,潘嘉乐和惠云的「大事」都已经完成
了,彼此二人都抱在一起喘着粗气,不管是惠云上下的嘴都被喂得饱饱的。

  「让东西都吸进去,不要留出来了。」潘嘉乐用枕头托起惠云的臀部,让奶
白的浓精更好地流进惠云的子宫中进行受精。

  看到这些事情,我快发疯了,我只好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闭着眼睛,等待
着子健的救援。

  很快,门锺响起了,当潘嘉乐和惠云穿好衣服去开门之际,正是子健和几个
警察……

  几个月之后,潘嘉乐因为贪污而被判终身监禁。虽然文件的证据并不是十分
充足,但是我在和他对话的时候,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录下了和他说的一切,
他在录音中承认了是他的所为。这就是所谓疏而不漏了。

  惠云知道他原来是这种人之后,觉得十分后悔,虽然她也并没有立刻原谅我,
但是已经没有强迫我和她离婚了。我在努力游说和表现自己之下,终於赢回惠云
的欢心。之后,我本想希望她打掉腹中潘嘉乐的孩子,不过医生说原来惠云子宫
中有一个肿瘤,要是平时就不影响健康,不过不能打掉小孩,不然的话这个肿瘤
随时都会爆开,危机性命,等生下小孩之后才可以做手术切除。我尽管很不情愿
去接受潘嘉乐的孩子,但她同时也是惠云的孩子,我只能爱屋及乌了。

  几个月又这样过去了,惠云生下孩子,发现是一个女儿,样子真的很像惠云,
所以我父母并没有任何怀疑,也很爱这个孩子。尤其是惠云,她最疼爱这个孩子,
不过极少会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

  一天夜晚,惠云就像以前那样,一如既往地在晚饭之后端上自己排的水果拼
盘. 我也像以前那样吃过晚饭之后就返回书房用电脑,不同的是惠云会在这个时
候给女儿哺乳。

  闲来无事,我打开记事本,把我从开始都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一切和心得都
写进这个记事本中,然后编辑过后便放在这个论坛上……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