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心泣血,离婚后的妻子住在小区对面的街道 加载中加载中
我心泣血,离婚后的妻子住在小区对面的街道
当杨军一张张浏览起来的时候,前面多数并不黄,只是李琳的一些做鬼脸的
生活照,显得活泼又青春又可爱。越到后面,一张张越让杨军瞪目结舌。有李琳
赤裸在身子,坐在电脑前的上网的,有牛老鬼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睡觉的,有老
鬼趴在李琳腿间舔逼的,有黑鸡巴插在粉穴里的,也有精液从穴里溢出来的,杨
军觉得这是一个系列,可能是视频中截图出来的,杨军继续下拉,有巨大特写的,
精液从扩张的阴道口流出精液,粉红的阴道嫩肉一清二楚,有狗趴着的,有腿弯
分开的,还有两人抱着亲嘴露出幸福笑容的。也有李琳吞吐粗大的黑鸡巴的。清
晰的能从李琳白晰的小脸上,看到鸡蛋大龟头的轮廓。红润的嘴唇包着鸡巴在高
相素下的鸡巴皮肤纹路。清晰可见。杨军后悔死了,不该给他们配一个如此高相
素的摄像头。

  还有些像素明显不高,杨军从日期格式中看,应该是以前的李琳的手机拍的,
还有几个3GP格式的视频,杨军点开来看,是他们做爱的视频,画面镜头没有
晃动,明显是固定放在那拍摄的,像素不高,画面中,只能看到屁股在分开的双
腿间抽插,李琳小穴的模样都不是很清晰。其它几个视频也一样,只是姿势场地
不同而已,只一有个较为清晰的,是白天拍的,勉强能够看清楚黑鸡巴在小穴内
进出的场景。

  杨军又点开一个文件夹,是更加淫秽的照片,很清晰,是用摄像头拍的,还
有个视频文件,标了标题,标题写着《老牛生日礼物》,杨军点了几张图片,居
然是牛老鬼给李琳刮阴毛的照片,快速点了几张后,毛刮干净了,一个粉白的小
穴出现在图片上,杨军异常激动,下体也硬了起来,杨军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握住
硬起的鸡巴,轻轻的揉动起来,杨军快速的关掉图片,打开生日礼物的视频。

  只见画面上牛老鬼端来一盆水,放在地上,床旁边放了把椅子,上面挂了条
毛巾,放着香皂和剃须刀,李琳坐在床沿,躺在床上,头枕在叠好的被子上,双
腿大大的分开着,双手娇羞的捂着脸。

  [ 哎呀,羞死人了,真是的,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个坏东西呀。好难为情哦。
] 李琳娇羞的捂着脸说道,双腿却分得开开的。

  李琳的阴毛本来就稀松很少,阴户就是不刮毛也显得白晰干净的那种小穴。
牛老鬼弄湿毛巾,在李琳阴户上擦了几下,又把香皂涂到阴户上,用手搓揉了几
下,阴户上泛起白色的一片泡沫。牛老鬼拿起剃须刀,对着阴毛刮起来,一刀下
来,刮去泡沫,阴毛吱吱的连根切断,露出白晰的阴户皮肤,和一条剃刀走过的
痕迹。淫秽美艳极了。不一会儿就刮干净了,牛老鬼用毛巾擦拭干净李琳小穴后,
让李琳自己看看,李琳坐起来,看着自己白净的下体,又羞得倒在床上,直捂着
脸。

  [ 羞死了,羞死了,跟小时候一样了。]

  [ 呵呵,多好看呐。多漂亮。] 牛老鬼火急的把水倒出去,挪开椅子,双手
抓住李琳的粉嫩修长双腿,大大的分开,嘴巴一口含在光洁的阴户上,滋滋有味
的吸吮着。李琳被舔得也娇喘连连。

  牛老鬼吸吮了几分钟后,说吃生日蛋糕了,李琳爬坐起来,牛老鬼身影消失
了会儿,端了个小蛋糕过来,上面插了一根蜡烛,吹灭蜡烛后,牛老鬼切开蛋糕,
端给李琳一块,自己也拿了一块,吃起来,吃了会儿,李琳淘气的把嘴边的奶油
抹到牛老鬼脸上,牛老鬼黑黑的脸上顿时涂上了洁白的奶油。牛老鬼也反击的把
奶油涂到李琳脸上,两人在嘻笑打闹中涂满了奶油。李琳当然不是牛老鬼的对手,
一会功夫李琳的身上,脸上,乳房上,无毛的小穴上,到处都是牛老鬼涂满的奶
油。牛老鬼心急的舔食李琳身上的奶油,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脱光
了衣服,爬上床来,李琳还在还击的抓了把奶油涂到牛老鬼硬起的黑鸡巴上,黑
鸡巴立马变成了个白色奶油的白鸡巴。

  杨军又气愤又羡慕,自己从来没有跟李琳这样情趣过,看着他们打情的情景,
杨军的鸡巴无耻的硬到极致,搓动的手也快了起来。

  [ 小穴穴也要吃蛋糕喽。] 牛老鬼像孩子一样,高兴的分开李琳的腿,把涂
满奶油的鸡巴抵住同样满是奶油的李琳小穴洞口,用力一挺,奶油鸡巴插了进去。
抽动几下后,李琳小穴口堆刮的奶油越来越多,集成团,最后粘贴不牢,一砣砣
的掉到床单上,牛老鬼的鸡巴也变成了黑白相间的鸡巴。

  [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感觉好怪怪的啊,滑溜死了。] 李琳惊奇
的感觉得涂满奶油的鸡巴在肉洞内进出的滋味,和牛老鬼阴毛扫过她无毛小穴的
刺激感。两人的腹部肚皮上,涂得白白满满,油光一片。

  [ 老婆,唱首生日快乐歌听听,把生日改成小逼哦。] 牛老鬼突发奇想。

  [ 啊,,,插我小逼快乐,操我小逼快乐……插,。啊,,,] 李琳聪明的
改词唱着,淫欲和呻吟也快速提升。

  杨军听得心里五味杂陈,太他妈的有才了。难而鸡巴又无耻的充血硬挺,不
由支配的撸动鸡巴。杨军心里悲哀万分,如今沦落到靠前妻淫照视频打手枪的地
步了,杨军啊,杨军,你能有点出息吗?杨军心里懊恼着,手却不自觉的加快了
动作。

  [ 啊,,老公,你好猛啊,好厉害啊,小穴好舒服,操我,快用力操我。]
李琳情欲高涨,马上就要达到高峰了,杨军听着李琳销魂的淫叫,终于把持不住,
卟卟的精液射满一裤档。

  [ 啊啊,,插我。干我。] 李琳淫叫还在继续,视频还在播放,杨军起身到
门店后面厕所,解开裤子,掏了几张卫生纸,把精液擦拭干净。

  回到电脑旁后,视频也到最高潮了,牛老鬼吼着把鸡巴推到底,鸡巴一跳一
跳的在李琳阴道内射出精液。随后抽出鸡巴,白浊的分不出是精液还是奶油,一
股一股的从李琳不堪的穴口流出。画面最后定格在那里。

  杨军关掉视频,又退回文件夹窗口。随手又点开几个文件夹,粗略的看了下,
还是淫照之类,杨军心想以后再看,关了再说,正准备关闭所有窗口时,发现最
后一个点开的文件夹里,还有一个子文件夹,好奇的杨军点开那个子文件夹,发
现只有一个视频文件,文件较大,是3gp格式的,是手机拍的,好奇的杨军只
想点开快速浏览下,就打算关掉,点开后,开始并没有什么内容,杨军快进几下
后,出现了李琳的画面,李琳对着镜头自拍着,并无稀奇,杨军又大幅度的拖动
了下时间轴,视频时间过半了,这时画面中传出的一个声音,让杨军惊呆了。

  [ 瞎老狗,你干什么呀,等下老牛回来啦。啊,不要啊。] 画面中传来李琳
的惊叫声。

  等等,瞎老狗是谁,他在干什么,杨军惊奇万分,本打算关掉的视频重新把
时间轴拖到开始处,端正的坐下后,按下播放钮。

  画面一开始是李琳哼着的歌声,一会儿后,出现了李琳明媚的笑脸,李琳开
心的做着鬼脸,穿着睡衣,头发披散着,画面晃动了几下,布景定格在小屋内,
照着,斜向上照着小破门的上半部分,还有小屋的天花板。应该是李琳放在书桌
上哪个位置,李琳的头部不时的在画面中出现一下,传来一阵倒水的声音,和铁
桶的声音。一会儿后,画面又晃动了一下,画面中出现的是正对着的李琳的脸,
李琳俏皮的嘟着粉红小嘴,做个几个亲亲的动作,视频挺明亮清晰的,应该是白
天的上午,李琳俏皮的做着剪刀手,还起身对着身体拍了会儿,这时传来了牛老
鬼的声音。

  [ 琳儿,我出去收破烂了,你在家看着啊。门外的水好像烧开了,你看下。
]

  [ 嗯,知道了,你去吧。] 李琳转过头,对着门外回答道。然后又哼起歌。

  [ 啦啦啦,洗澡啦,啦啦啦,洗澡澡了啦。]

  手机又晃了下,画面定格在了床上,随后传来倒水的声音,铁盆的声音,看
不到李琳的人,只听到房音的动作的声音,李琳还在哼着歌,一会儿后是关门的
声音,接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好像是脱衣声,接着一声惊叫,哎呀,烫,又接着
是倒水的声音。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 谁呀,老牛啊,又忘什么东西啦。] 传来的是李琳的寻问声,紧接着,是
吱呀一声的开门声。

  [ 啊,瞎老狗,你来干什么,出去,我在洗澡。] 一阵坪坪嘣嘣的嘈杂声。
还有水踢翻的声音。

  杨军猜想,一定是那个叫瞎老狗的人强行进来了,李琳在慌乱中拿衣遮羞和
堵门的声音。紧接着,铁盆咣当响了下,应该是铁盆在拉扯中碰到或踢翻了。紧
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 你干什么啊,出去啊。] 李琳的声音。

  [ 呵呵,小美人,想死我了,给我亲一下。] 一个男人的声音。杨军觉得有
点耳熟。然后是两人的喘息声,和拉扯的声音。

  [ 瞎老狗,你干什么呀,等下老年回来了,啊,,不要啊。] 最开始杨军听
到的就是这声惊叫。

  [ 哈哈,好滑啊。这滑嫩的皮肤。] 男人的淫笑声。

  [ 不要摸那里啊,啊,,瞎老狗,你住手啊,老牛要回来了。] 李琳的哀求
声。

  [ 哈哈,我看着他出去的,别骗我了,小美人,给我好好爽爽吧。] 男人的
淫笑声。

  接着,画面中床上出现了李琳的身影,光着身子,只拿着刚穿在身上的一件
睡衣遮掩着雪白的粉胸。看样子是让男人丢到床上的,李琳本能的往床里边躲。
紧接着,一个淫笑着的老脸出现在画面里,爬到了床上,抓着李琳乱动的小脚。

  是他……

  是他,瞎老狗是他。杨军看清楚了画面中的淫笑男人,是以前给自己算过命
的那个瞎老头。这是什么情况,杨军惊诧的合不拢嘴。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而
且听话意,好像还认识牛老鬼。李琳也认识他。而且好像应该跟他有过什么关系,
不然不会叫小美人,想死了之类的话。李琳除了喊不要,并没有喊救命,如果不
认识,李琳一定会喊救命的。

  [ 哈哈,小美人,别跑,过来吧你。] 算命瞎子抓住李琳的小脚,用力一拖,
李琳被拖到床中间,算命瞎子趁机用身子压住李琳,头在李琳下体摆动起来。

  [ 啊,,不要,不要亲那里呀,坏人。] 李琳扭动的身子,拳头捶打着老头,
脚乱踢着床。

  [ 嗯,一股骚味,昨晚跟老鬼做了没洗吧。哈哈,没关系,我就爱闻这股骚
味。] 算命老头继续活动着头部。

  [ 啊啊,,不要,,不要,,,嗯。] 李琳捶打的手变成着抱着老头的头。
脚也停止踢动了。声音慢慢变成了呻吟。

  [ 哈哈,不反抗了,真是个骚货,才亲几下就投降了。] 老头淫笑着羞辱李
琳。

  [ 讨厌,大色狼,你才骚呢,要不是看在你跟老牛是把兄弟,才不让你碰呢。
] 李琳完全放弃了抵抗,变成了骂俏起来。

  [ 呵呵,老牛又不是不知道我操过你。再说第一次还是你自己同意的,来吧,
小骚货,给我舔舔鸡巴吧。] 算命老头解开衣物,露出根粗大的鸡巴来。

  杨军又惊讶,又气愤,为什么他们的这几个死老头,鸡巴都这么大啊。天啦,
这是怎么回事,牛老鬼居然知道这个家伙操过李琳。这他妈是什么情况啊,李琳
为什么会同意啊。

  李琳毫不犹豫的把粗鸡巴含在了嘴里,滋滋的吸吮起来,算命老头淫笑着哈
着嘴,嗬嗬直喘气。

  [ 哦,噢,这小嘴,真舒服,哦,小美人,吸得太棒了。]

  李琳卖力的吸吮着粗鸡巴,不一会儿,鸡巴在口中变得又硬又亮,算命老头
抽出鸡巴,把李琳双腿分开,屁股在双腿间捣弄了几下,向前一顶,李琳舒服得
啊了一声。

  手机是固定的,杨军看不到粗鸡巴进出小穴的情景,两人是侧对着手机的,
杨军只能看到算命老头屁股在李琳分开的两腿间起伏。并伴随着李琳的销魂淫叫
声。

  [ 哦,,小骚逼真紧,夹得好舒服啊,真是个极品小逼。] 算命老头快乐的
称赞着。

  [ 嗯,,啊,,,用力,小穴好美,再深点,哦,,好舒服,小穴好舒服啊。
] 李琳浪叫着。

  [ 啊,,小美人,真想一辈子都插你啊,小逼太爽了。]

  [ 哦,,哦,,好棒的鸡巴,操吧,操我的小逼,再快点。]

  [ 来,小骚货,亲亲嘴。] 老头无耻的说着。

  [ 嗯嗯] 李琳听话的双手绕着他的脖子,和老头亲嘴起来。

  [ 啊啊,,,不行了,我要来了,,哦,,操我。] 李琳情欲高涨起来,双
腿缠到了老头腰上,方便他插得更深。

  [ 啊啊,,,骚逼太舒服了,太紧了,噢噢,我也要射了,能射进去吗?]
算命老头忍受不了李琳的淫荡,快要射出精了,屁股快速的冲刺着。

  [ 啊啊,,,不,,,射,不要射在里面,射到我嘴里来。] 李琳理智的回
应着。

  [ 啊啊,,啊啊,,] 算命老头狠狠的挺动几下,猛的拔出鸡巴,李琳配合
的张开嘴巴,老头鸡巴刚插进李琳嘴里,卟卟的精液就射了出来。射完后,老头
拔出鸡巴,倒在床上,舒服的喘着气。李琳吧咂着嘴,居然把精液吞进了肚里,
嘴边流出来的几滴,还用舌头吧咂到了嘴里。

  一会儿后,李琳起身探了下身子,画面跟着也晃动了几下。传来李琳的声音。

  [ 你快走吧。老牛可能要回来了。] 李琳可能在看手机时间。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视频结束了。

  杨军实在太惊讶了,这什么情况啊,杨军想起碰到算命老头的情景。这,这
也太巧合了吧,一个给我算过命的人,居然也操了我杨军的前妻,一定不是巧合,
绝对不会是巧合,杨军心想着,可又没办法证实。杨军猛的记起算命老头给自己
说过的一句话。[ 你还会来找我的。] 对,杨军记起来了,为什么会对自己讲这
个话。一定有情况。看来得先去会会这个算命老头了。

  杨军连忙关了门面,出了门,去到遇到算命老头的地方,寻找算命老头的身
影,找了很久,寻了很多街道,都没有算命老头的身影。杨军腿也酸了,人也累
了,还是没有找到,杨军只好拖着身子回到门面,再做打算。

  第二天,杨军又去寻找了一遍,依然未果。

  第三天,第四天,……

  一周过后,杨军放弃寻找了,算命老头好像从这座县城消失了一样,县城=
虽说大不大,但也有几万人口,这又不是公安局,或贴寻人启示,要找一个人,
还真是如大海捞针。但杨军没有忘记这个仇恨,只能慢慢等着,君子报仇,十年
不晚嘛。

  一晃,一年过去了,过年了,杨家每个人都不快乐高兴,去年还一家人和和
美美过年,今年却少了个人,少了李琳。父母唉声叹气,接受了杨军没有后代的
现实。杨军奶奶倒是劝说杨军再找个伴,年纪大点或有孩子都无所谓,年纪轻轻,
好歹有个伴。杨军没有发表意见,过一天算一天吧。

  牛老鬼半年没有给杨军打电话修电脑了,看到杨军那次维护做得相当好,也
许李琳发现丢了照片,说了牛老鬼一顿。存在杨军U盘里的视频照片,杨军看过
很多次,不得不说杨军对李琳还是很怀念,至少杨军是这样认为的。直到杨军再
次看到李琳时,杨军才心死,万念俱灰。

  那天,杨军关了门市后,正准备往回家走,这是电话响了起来,杨母打来电
话,说家里没味精了,要杨军去买包味精回来。正好附近新开了一个大超市,杨
军便来到超市买味精。杨军在超市里找着,找到调味品区,找到包味精后,看见
前边水果区有特价苹果,便又去挑了几只。回头正要去打称的时候,猛然发现一
对身影。是李琳和牛老鬼,两人正提着购物篮在不远处选着桔子。杨军吓得赶紧
躲到一排货架后。看着挑水果的一老一少。

  李琳的肚子明显鼓了起来,一手叉着腰,一边挑着桔子,孕妇喜欢吃酸的,
应该是这个原因吧。牛老鬼提着购物篮站在旁边。旁边一个大妈也在挑桔子,看
见李琳的肚子。热情的问了起来。

  [ 几个月啦,姑娘,呵呵] 大妈笑吟吟的问道。

  [ 哎,五个月了。阿姨。] 李琳娇羞的回答道。

  [ 哎哟,跟我儿媳妇差不多,我儿媳妇也是五个月肚子了。怎么样,姑娘,
想吃酸的对吧。] 大妈热情的问着。

  [ 是呀,想吃酸的,才在这挑桔子。] 李琳回答道。

  [ 哎哟,呵呵,酸儿辣女,姑娘,一定怀的是个胖小子,你看肚子这么大。
我儿媳妇也爱吃酸的,呵呵。] 大妈乐呵呵的说着。

  旁边的牛老鬼听说是个胖小子,也乐得呵呵出声起来。

  [ 姑娘,这位是你父亲吧。哎哟,大哥,恭喜你要抱外孙了。] 大妈依久乐
呵可的说笑着。

  李琳羞得小脸粉红。不作声了,只顾挑着水果。牛老鬼倒是乐呵呵的点着头。
李琳挑了几个桔子后,牛老鬼便接过桔子去打称。

  [ 姑娘,一定要注意营养,要多吃,这样孩子才健康。] 热情大妈仍叮嘱着。
李琳点头微微笑了笑。牛老鬼打完称后,李琳跟大妈挥了挥手,两人就到收银台
去付款了,看着他们出了超市大门,杨军才从柜子后面走出来。苹果也没有要了。
拿着包味精就去付了款。回到家。

  杨军借口不舒服,晚饭也没吃,就把自己锁在房里,杨军倒在床上,难过的
倦着身子,心里如刀绞一样,想起李琳挺着肚子的模样和娇羞的姿态,还有牛老
鬼乐呵幸福的表情。杨军的心都血淋淋的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杨军狠狠的咬
着被子,不让自己发出哭声。所有的无能,无奈,心疼,都化作眼泪,流到床单
上。

  如果李琳挺着肚子,站在她旁边的人是他杨军,该有多好啊,杨军一定会认
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然而,这只能是幻想,让李琳受孕怀种的人,是牛
老鬼这个老男人。是这个肮脏的老家伙,射入精液在李琳娇嫩的子宫里,精液粉
刷了李琳的子宫,精子与李琳的卵子相结合,在李琳的子宫里扎根发芽。那曾经
是属于他的子宫,现在却给别的男人怀孕受精了。杨军恨啊,杨军痛啊。

  杨军整整睡到第二天十点才起床,头脑昏沉沉的,像灌入了铅块一样。杨军
扶着墙壁去到洗手间,洗漱好,随便吃了点热在锅内的东西,才去开门做生意。

  杨军每日如同没有灵魂的人一样,每天飘飘浮浮,像没有根的浮萍,杨军也
没有心思报仇了,就算报仇了又如何,李琳也不会回到自己身边,时间一晃半年
又过去了,当杨军再次见到牛老鬼时,杨军内心的仇恨才正式暴发出来。

  那天杨军一如既往的在店里斗着地主,忽然店里进来了个人,脸上兴奋的表
情无溢言表。

  [ 军娃子,我做爹了,吃喜糖。我老婆给我生了个八斤重的胖小子。] 牛老
鬼兴奋的说着,从袋子里抓了一把糖果放到杨军电脑柜台上。

  杨军的脸色可想而知,压抑多年的仇恨一瞬间被摧发了,杨军站起来,抓起
柜台上的糖果,猛的摔到牛老鬼脸上,扯着嗓着咆哮起来。

  [ 牛老杂碎,你别欺人太甚了。你这个畜生。]

  [ 这,这是怎么啦,我好心好意来给你送喜糖。] 牛老鬼面对杨军莫名其来
的怒火,一时不知所措。

  [ 别他妈的装好人了,老子早就知道你没怀好心,你他妈搞了我老婆,你到
底想干什么。老子一直忍着,没找你算帐。你他妈不知死活,今天倒送上门来了。
老子他妈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搞我老婆。啊。你这个畜生。] 杨军揪住了牛
老鬼的衣服。

  [ 你放手] 牛老鬼力气很大,把杨军的手扯了下来。如果真打起来,杨军不
一定能沾到上风。当年杨军爷爷跟爸两人才制服得了这个大块头。

  [ 你都知道了,军娃子。那就没什么好可隐瞒的了。] 牛老鬼收起了笑容,
脸很快拉了下来,变得凶狠有杀气。毕竟是混混出生,牛老鬼气场上不输杨军半
点。

  [ 那今天我他到就告诉你,你什么地方得罪我了,给我仔细听好,嫩仔子,
看见这条腿了吗,啊,看见了吗。这是你那混蛋爷爷和你那狗日的爸打断的。好
狠呐他们,啊,老子本来就没什么出息,拖着要废腿,没有人愿意嫁给我,让我
几十岁了都找不到婆娘。搞得老子只能当乞丐,捡垃圾为生,每天风餐露宿,雨
淋日晒,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你们却过得红红火火,凭什么。]

  [ 那是你名声不好,做贼,怪不得别人。] 杨军反驳着。

  [ 哈,做贼就可以打断别人腿,老天开眼啦,让我们遇到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而且还听说你不能生孩子,哈,你们牛逼的杨家要断后了,我好开心啊,我知道
我报仇的机会来了。我要让你们看看,曾经你们杨家的媳妇,嫁给了我,嫁给了
你们的仇人,还会怀上我的种,让你们家颜面扫地。我要让你那死去的老混蛋爷
爷,还有你那狗日的爸看看,曾经你们家儿媳妇,孙媳妇,如今为我生儿育女。
我真想看看那死老鬼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啊。哈哈哈哈] 牛老鬼得意的刺
激着杨军。

  [ 你找死] 杨军气得咬牙切齿,抄起一把椅子,朝牛老鬼头上砸去,牛老鬼
机灵的一避让,椅子砸到玻璃柜台上,嘭的一声,玻璃碎片四处飞扬。

  [ 报警,快报警,打人啦。] 牛老鬼闪到门外后,扯着嗓子喊。杨军又抄着
摔破的椅子腿,追出来,牛老鬼拖着瘸腿,快速的边跑边叫。

  [ 打人啦,打人啦。] 很快,就惊动了四方行人和街邻。当大家看到壮年的
杨军拿着木棒,追赶一个年老的残废时,有人拦住了杨军的去路。夺下了他的木
棒,寻问发生了什么事。牛老鬼趁机逃跑了。

  杨军也不能跟左右解释说什么,愤愤的回到门面。只留下围观的人群议论着。
  杨军和牛老鬼彻底挑开矛盾后,杨军一直找机会要修理他,但想到牛老鬼也
不是省油的灯,何况他以前还是混混,说不定早有准备了,杨军一人也占不到便
宜,杨军便谋划着如何报复。

  几天后的杨军正为谋划报复时,还不到晚上关门时间,杨军接到了杨母的电
话。

  [ 军儿,快回来,家里出事儿啦。] 杨母在电话里急切的说道。

  [ 慢点说,妈,怎么啦。] 杨军急切的寻问。

  [ 你那个贱人前妻和牛鬼带着人到家里来闹事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
回来再说。快点。]

  什么,李琳也在。杨军惊恐的拉下门,关上店,火速的跑回家。杨军气喘的
跑上楼,家门打开着,里面传来嘈杂的争吵声,和骂声。杨军冲进家门。只见杨
爸捋着胳膊的衣袖,跟牛老鬼对指着。嘴里都骂骂咧咧。杨母也在骂着贱人,李
琳抱着个孩子,不知所措的躲着,怕伤着孩子,从她惊恐的眼神里,杨军猜测她
可能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的疑惑写在她的俏脸上。还有个老男人,正是
那个算命瞎子。也在拉扯着。

  好嘛,人都到齐了,来得好,新帐旧帐一起算。杨军怕父亲吃亏,冲进门就
拉开了比划的杨父。挡到他前面,指着牛老鬼。

  [ 住手,干什么。都停下。] 杨军像男人一样呵斥道。

  在杨军的呵斥下,众人喧哗才渐息。

  [ 我说你们老杨家也太不懂礼仪了吧,我带着我媳妇儿子,来窜门子,茶水
不倒也就罢了,还动起手来。做人不厚道哇!老杨家就这点教养么?] 牛老鬼不
依不饶。

  [ 贱人。伤风败俗,当初真上瞎了眼,让你过门。臭不要脸的。] 杨母对着
怀抱小儿的李琳发难了。李琳羞红着脸,低着头,不能反驳,眼前这阵势,她还
头绪都理不清,牛老鬼只说带她出来窜窜门,她只顾低头照顾小儿,路都没看。
压根儿没想到牛老鬼把她带到前夫家了,她自己也不明白,牛老鬼怎么知道前夫
的家。而且进门看到以前公婆时,李琳不知所措,惊慌失态。几欲走开,但都被
牛老鬼死死拽住。

  [ 别骂人,现在不是你家媳妇了,她爱嫁谁,你们管不着。] 算命老头帮腔
了。

  [ 牛老鬼,你他妈的到底想怎样。] 杨军怒呵牛老鬼。

  [ 不怎么样,说了就只是窜窜门,同村人嘛,要多走动走动嘛。对不对。]
牛老鬼嬉皮笑脸的说道。

  [ 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 杨父咆哮着。

  [ 火气还是这么多啊,作孽啊,几十岁的人了,该收收火气,抱着孙儿享天
伦之乐嘛。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儿子是个废人,生不出孩子,哈哈,哈哈。
]

  [ 你找死] 杨父气得冲破儿子阻挡,抄了条凳子砸过去,这边修算命老头早
已有防备,也抄了条凳子对砸起来。牛老鬼也躲开,寻着趁手家伙,动起手来,
杨军见势不妙,冲到了厨房,李琳的杨母对这阵势吓坏了,各自啊啊乱叫。

  [ 我砍死你。] 杨军拿从厨房拿出把菜刀。挥到半空中,冲了出来,杨母吓
得脸都白了,这可是玩命啊,弄出人命来了可是天大的事。杨母挡到儿子面前,
拦到儿子身前,但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能抵档青壮的冲劲,杨军挥开母亲,一刀
砍到牛老鬼手臂上,顿时鲜血直流。牛老鬼被砍到在地,一只手紧捂着流血的手
臂。

  [ 啊……] 李琳吓得惨叫起来。看见鲜血,李琳脸都苍白了,抱着小儿不知
所措,只有慌乱惊叫。

  [ 啊,不要啊,军儿,住手。] 杨母吓坏了,挣扎着又跑过来,挡在牛老鬼
面前,拦住又欲挥刀的杨军。

  [ 我砍死你,妈,你让开。王八蛋。我砍死你。] 杨军砍红了眼,像头猛兽,
只想一泄私愤。

  [ 不,军儿,不能砍啊,呜呜。] 杨母护住牛老鬼,呜呜的哭了起来。儿子
现在像头疯牛,杨母真怕儿子筹成大错,搞出人命,那一生就完了。

  [ 你让开,妈,我砍死他。] 杨军用力拉扯一把杨母的身体,杨母被拉倒在
一边,露出遮挡牛老鬼的空隙,杨军刀举过头顶。正欲劈下,千钧一发之际,杨
母身子快速摆正,对着杨军大喊道。

  [ 军儿,不要啊,他是你亲爹啊。]

  一时间,房里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杨母身上,杨父
不可思议的回头望着杨母,李琳也是张大了嘴,发不出任何声音。被护住的牛老
鬼也惊得说不出话。时间空间都好像定格了一样,杨军高举着菜刀,眼睛张大得
可怕,嘴巴也张大着,杨军不可思议的盯着母亲。眼睛里充满了血色。半响后。

  [ 妈,你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杨军摇晃着脑袋问护着牛
老鬼的母亲。

  [ 呜呜,啊啊,,哇哇。儿啊,妈……啊,他是你亲爹啊。] 杨母泣不成声。

  [ 老婆子,你瞎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杨父睁红着眼睛,扔下椅子,咆
哮着走过来。

  [ 到底怎么回事啊,妈,你说啊,你骗我对吧,是不是骗我。] 杨军也咆哮
起来。

  [ 美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牛老鬼摇着杨母的手臂也急不可
耐的问。杨军母亲叫美凤。

  [ 呜呜……啊……都是你做的好事,你现在不记得了。] 杨母哭着爬起来。
踢了牛老鬼一脚。

  [ 你还记得三十多年前吗,当年,军儿他爸跟他爷爷出门做挑力去了。一走
就是一个星期,我一个在守在家里,一天晚上,我正在洗澡,你在门外偷看,后
来,破门冲了进来。就,,,就把我……呜呜……事后,你就翻墙跑了。我很害
怕,一直不敢告诉军儿他爸,军儿他爸走之前,我一直都没有身孕,有月事来,
他爸回来后,也累得要死,没动过我。一个月后,我发现月事没来,我就知道怀
孕了。可我不敢告诉他爸,一直到后来肚子大起来,他爸也高兴极了,以为是自
己的,这件事我一直瞒着。不敢说。怕以后不能在村子里做人了。呜呜。] 杨母
说完,羞愧得掩脸哭泣起来。

  咣当一声,杨军手握的刀掉在地上,杨军双手抱住要爆炸的脑袋,咆哮起来。

  [ 不,,不,,不可能,你骗我。不……]

  [ 你说的都是真的。美凤,你告诉我!!!!!!!] 杨父突然掐住杨母脖
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 啊,,啊,,儿子……老头子……] 杨母出不了气来,抓着杨父的手牛挣
扎起来。

  [ 不,爸,快放手。] 听见杨母的挣扎,杨军抬起头,看见父亲正掐着母亲
的脖子,用力的拉开父亲,挡在母亲身前。

  [ 哇,,啊,,,,] 杨父一屁股摊到地上,嚎啕起来。

  [ 你,你真是我儿子,儿子。] 牛老鬼忍着疼痛,从地上站起来,对着杨军
出声。

  [ 滚,都给我滚……]

  ……

  后来的故事,那是后来的事了。

  结局一。杨家和牛家,终于化敌为友,杨军仍认杨父为父。李琳跟牛老鬼离
婚了,独自带着孩子,牛老鬼一个人生活着,直到死。

  结局二。杨父从此一蹶不振,大病一场。没多久就死了,杨军认了牛老鬼,
带着母亲到了牛老鬼身边。李琳重新和杨军结婚了,一起养着孩子。日子过得红
红火火。

  结局三,杨军认了牛老鬼,把小区房子给了杨父母养老。跟牛老鬼和李琳生
活在了一起。过起了三人同屋同床的生活。后来事业越做越大,废品站也建起了
大房子,生意一年好几十万。每天杨军抱着不知叫弟还是叫儿的孩子玩。或者,
晚上插着不知叫妻还是叫妈的李琳的小穴。或者看着亲爹坐在沙发上插着这个不
知叫儿媳还是叫妻的李琳,又或者父子二人同时插着这个,不知道叫妈还是叫妻
叫儿媳的女人。三人过着极乱,极淫的生活。

  [ 啊啊,,不要在这里插嘛,,军儿看着呢……啊,,,好深……] 沙发上
赤身裸体的李琳盘坐在牛老鬼腿上,牛老鬼托着李琳的屁股,用力的把鸡巴贯穿
李琳的粉嫩阴道。

  [ 没关系嘛,看着干你才刺激嘛,你不也是很兴奋,瞧你的水多多,骚浪极
了。] 牛老鬼说。

  [ 军儿,别盯着人家下面看嘛,人家羞死了,,啊……好深,干坏了。小逼
好美……]

  [ 小骚逼,我们做给军儿看嘛。来,把骚逼对着军儿。] 牛老鬼把李琳转过
身,鸡巴仍插在骚穴内,分开她的双腿,把交合的性器暴露在杨军的视线里。

  [ 啊啊,,军儿看到了,军儿看到操爆的骚逼了。啊,,好爽……]

  [ 啊,,不要,老公,,那里是屁眼啦……]

  [ 啊,不要啊,军儿,你不能插进小逼里啦。]

  [ 啊,屁眼和小穴让你们干坏啦,好爽啊……还要啊。]

  [ 啊,不要啊,公公,我是你儿媳妇啦,不要干我啦。]

  [ 啊,老公,军,公公在操我小穴穴啦……你们坏死啦。]

  乱,乱了,真乱……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