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爱的合奏曲 加载中加载中
爱的合奏曲
“请你让我成为一个男人吧!拜托你,秀美,我喜欢你,我一辈子也不会离开你,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愿意让你去做这种事情的,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丈夫民雄紧抱着妻子秀美,在做爱中说了这样的话。

  他轻咬着妻子的耳垂,已经插入阴唇的性器,慢慢的做上下的抽动。

  “准备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告诉我。”民雄流着眼泪说。

  “你这话当真?”

  “这种事情怎么能跟你开玩笑。”

  “如果你真有这个意思,虽然我不是很愿意,我就当我死了来陪他一次,但是,如果你为了这个事情,将来对我有所抱怨的话,那我就不要了。”

  “我不会那么卑鄙的啦!”

  “那就好。”

  这个时候,妻子秀美从下面紧抱着民雄的背部,压上嘴巴用力的吸着头。

  民雄今年三十六岁,妻子秀美是二十八岁。民雄经营一个木型工厂,最近受到日币升值的打击,向高利贷借钱的支票,因票期已近,又无法还债,可能会有倒闭的危机。但是,这个放高利贷的耀辉,喜欢上他的妻子秀美。

  “一次就可以,只要你的太太跟我睡一晚,那支票的问题,我可以替你想办法。”耀辉向民雄提出了这个不知道应该高兴,或是伤心的建议。

  这真教人为难,从父亲继承下来的家业,在这可能因倒闭,而走投无路的时候,对这个建议不但不能生气,内心反而还抱着一线希望。但是,话又说回来,身为一个大丈夫,怎么能让妻子去做这样的事情呢?

  随着存款不足会遭退票的日期的迫近,像火烧屁股般,让民雄不敢说不,而且,耀辉的条件是把借款一笔勾销。

  然而,民雄不敢直接了当的告诉秀美,只有趁酒醉之际,抱着妻子的时候,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这个迫切的事秀美了解,况且他们两人又有小孩,为了小孩的将来,秀美也想阻止倒闭的发生。

  “只要你答应,我就闭上眼睛,但是不要因此而破坏了我们的爱情。”

  “那当然,那当然,我不会责怪你的。”

  做为一个男人,无论是在年纪或容貌上,都绝不会输给耀辉。虽然对自己深具信心,但是,若要把太太让给别人,精神上所受的压力,与外表的信心,完全是两回事。所以,私心里,他很希望秀美能拒绝这件事情。

  两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相反地,是以做爱来确认彼此的爱情。

  夫妻在紧要关头时,往往最能意识到命运的共同性,尤其是在陷入危机或孤独时,比在快乐的时候感受更强烈。因此,只有藉着肉体来确认彼此的爱情,沉溺在做爱中来互相逃避这不安的状态,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

  在不知不觉中,秀美改变了姿势,她跨在民雄的身上成了骑跨位,并且让腰部上下摇动,然后以这压着民雄的姿态,注视着民雄。

  民雄好像害怕看到妻子的目光,于是就闭上了眼睛。虽然此刻性欲高昂,但是面临全家即将离散的时候,民雄并没有力气来好好的做爱。然而,想到仍能跟秀美结为一体,因此多少还能产生一点力量出来。

  除了妻子以外,民雄再也没有自己的朋友了,他深深体会到人世间的现实与无情。虽然是亲兄弟或者是朋友,只要一提到钱那就免谈!即使说要上吊自杀,也没人愿意帮助你,倒反而是只要提供妻子,就可解决退票的耀辉,比较有人情味。

  秀美虽然已慢慢达到高潮,但是,却不像往常那样,因为震动而欢喜。就像小鸟在啼叫一样地“好极了,好极了!”,发出娇滴滴的声音。

  今晚,秀美好像拼命的在忍耐,有如少女在难过时哭泣一般,她闭着眼睛,忍耐着越来越好的快感,只有头部频频的向左右摇摆。她那又长又柔软的头发,在雪白的肩膀上飘荡着。

  “你真的会把支票一笔勾销吗?”

  “当然,我也是男人,我一定会遵守诺言的。”

  耀辉抽着烟斗,下颚往上抬起。一提到高利贷,就会令人联想到守财奴的样子,秃头而且是胖胖的男人,或者刚好相反,瘦瘦的脸颊骨,个子高高的又有点神经质的男子。

  但是眼前的耀辉,虽然年龄将近六十岁了,头发花白,看起来却很斯文,穿起白麻西装,很好看而且很潇洒。以他的年龄来看,身体应该已经老化,三十六岁的民雄,把他想像为父亲,所以感到安心不少。

  “我实在不懂,像老板您这样的年龄,还会对女性有兴趣吗?”

  “那当然大有兴趣,有时会比年轻的时候感到更难受,因为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都会想,以后还能跟多少女人接触,会跟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每每想到这,就会觉得下体怪怪的,好像精液都漏了出来,年轻时精液总是满满的,年龄大了以后,好像精液会泄漏出来一样。”

  看他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在骗人。

  民雄联想到一丝不挂的妻子跟耀辉纠缠在一起情景,他开始后悔了,但是,这件事已经到了没有办法挽回的地步。

  “那么,就决定到温泉旅社去吧!你也一起来,我不想鬼鬼崇崇的。”

  既然他这么说,民雄也不便拒绝。

  妻子让给别人,为什么做丈夫的也要在场呢?其实自己也很希望能在场。

  “你此话当真?”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可想?我要不要在场,由你来决定好了。”

  “其实我也很担心,可是,在你面前跟别人做爱,面子要往哪里放!”

  事实上对民雄来讲,让秀美一个人去,自己在家里等,他会受不了。

  “怎么样?为了以后说闲话,而伤感情,不如……”

  “可是,最要紧的是,你真的愿意让我去做这种事情吗?”

  “那就看你自己的意愿了。”

  “我是不情愿的,但是除了这么做,能有其它的办法吗?”

  到这个时候,在民雄心里还强烈的希望秀美能拒绝这件事。但是,若真被拒绝了,民雄还是会去拜托秀美的。说实在的,要同意这件事的确是令人痛苦的,秀美此刻也无话可说了。

  两个人经过了片刻不自在的沉默之后,民雄轻轻的拾起了秀美白晰的手。他注视着妻子那光滑洁白的肌肤,瓜子脸,黑黑的头发像小鸟的羽毛般,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晴,鼻子直挺就像个古典美人。同时,她很肉感,衣服穿起来很苗条,无论是穿和服或是洋装,都会引起男人的想入非非。

  “可是我很担心,我知道你应该不会,不过做爱这种事,往往会有延续。”

  “既然你会担心,你就不应该答应人家。”

  “对不起,我说错了。”

  民雄怜惜的向秀美要求鱼水之欢。

  这是以后经常发生的事情。眼看太太就要和别人发生关系,内心感到非常悲伤,他常突如其来的把还穿着和服的秀美推倒在榻榻米上,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隔着内裤抚摸的时候,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气息在裙子里飘荡着。

  当他把手伸入她内裤里面,摸到已经湿濡的花瓣时,民雄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默默的开始,秀美也很快的兴奋起来。这样一来,却又引起了民雄的嫉妒,他想,若是他在现场,一定非常气愤。

  “你对第一次接触的男人,应该不会这样吧!”

  “那当然。”

  “如果是面对耀辉呢?”

  “这……”

  “什么这……难道你对他抱着一种期望吗?”

  “无聊!对方只是一个老人家。”

  “可是,男人就是男人。”

  “恶心!为什么这样说!既然那么在意,那就算了吧……”

  “不,不能这样。”

  到底是在悲伤什么,懊恼什么,连民雄自己都不知道。

  在前一天晚上,民雄因兴奋,要向秀美求欢时,不知道为什么,秀美好像不大愿意。

  “不行的,你想想看,如果你把精液留在我的身体里面,而我又和别人在一起,是不是很不好?”

  “为什么?”民雄觉得妻子好像突然间变心了,因而感到很难过,“那就算了。”他很不高兴的说。

  “那你就戴上保险套吧!”

  “不要了。”

  “怎么跟小孩一样的呕气!”

  “反正,我是一个没出息的男人。”

  “你也真是的,说出这种话。我只是不希望若有了孩子,却不知道是哪一个的。”

  原来如此,民雄此刻才知道自己是在嫉妒,但是怎么也睡不着,后来……

  “好吧!反正我也睡不着。”于是,秀美翻个身,把手伸到民雄这边来。

  民雄马上把秀美的身体抱起来,两个人都非常的兴奋。民雄好像就要跟妻子分别似的,舔过了妻子的身体各部位。他用舌头舔着花瓣、阴蒂、以及肛门,并且看着妻子欢喜的样子。

  然后再把手指插入肛门里,想要看清楚还没有被奸污,而陶醉在快感里的妻子。然后,他抬起妻子的身体,采取野兽的姿势来攻击,看着这个衔着阴茎的雪白的臀部,同时,吻着臀部的裂缝,并将手从背后伸到前面去抚摸妻子的乳房。

  “好极了,好极了,太好了!”甩着长长的头发,秀美像喝醉似的,摇晃着上半身。

  这个时候,民雄想到妻子就要跟耀辉交欢的事,内心感到很痛苦,于是,他把双脚跨在妻子的肩膀上,抬起自己的腰部来插入,最后又让秀美骑在上面,采骑跨位的姿势来做结束。就在精疲力尽之际,两人都睡着了。

  第二天,过了中午,两个人就开车到所指定的旅馆去了。在途中,民雄一再的停车,心想,到底往情侣旅馆去好,还是回家好,结果在约好的五点以前到了旅馆。

  “你们终于来了,来喝一杯冷饮吧!”已经换上浴衣的权辉,很高兴的请他们坐下来。

  “你们真的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呢!我实在太高与了。”他和蔼可亲的对着秀美微笑。

  “怎么样,你们一道去看看吧!”耀辉对着害羞的秀美说。其实他自己也有一点紧张。

  但是民雄还是有点待不下去了。

  “那么你先去洗澡吧!”

  “不,我……”秀美脸红了起来,突然好像变得很老实的样子。

  “怎么样?你也先去洗澡吧!”耀辉顺便说。

  “秀美,你就先去洗吧!因为这里是温泉。”民雄有一点傲慢的说。

  “你太太的事情我会负责的,你先去洗澡吧!你的房间就订在隔壁房间。”

  民雄已经被当作碍手碍脚的人看待了。虽然心里有准备,但还是很生气。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的民雄说:“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他想要站起来离开时,“你要做什么?”秀美有一点担心的问。

  “你先生的房间就在隔壁,有美丽的小姐陪他,他不会寂寞的。我对这家旅馆很熟,里面的庭园很美,温泉水也不错,菜做得很好吃。”

  秀美知道自己的立场,听了耀辉的话,不觉红了脸,低下了头。

  这时候,民雄站了起来,走出房间,他很想跑到某个角落大哭一场。隔壁房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屋子的冷气在等着他,而显得冷清。民雄不想再待在房间里,于是把行李放下后,脱下衣服换上了浴衣时。

  “洗澡就在走廊的尽头。听说今晚你要在这里休息,老板还交待要找一位小姐,她的名字叫小莉,是一个很美的小姐。”是一个中年女佣来打招呼。

  “好,那就麻烦你安排了,我现在要去洗澡。”

  好像连女佣都在取笑他似的,民雄觉得有点懊恼,于是开始换衣服。女佣把茶放好后就走开了,民雄一口气把它喝完,就去洗澡了。

  泡在宽广的浴池里,心情虽然稍微稳定了,但一切都好像在做梦一样。当他想到此刻妻子跟那个男人不知道在做什么时,心里就很痛苦。并且想,我不应该来的;然后又想,还来得及,我应该把她带回家。不行,已经来不及了,心中很失望。

  洗完澡,经过妻子与耀辉的房间时,双腿已软弱无力得快走不稳了。回到房间,拿出冰箱里的罐装啤酒喝了下去。

  此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了话筒。

  “温泉洗得很舒服吧!我已经替你找好漂亮的小姐了,钱我会付,你不用担心,现在我就叫那位小姐过去。”耀辉在电话中说。

  “哦,那……我太太……”

  可是,对方没有回答,就把电话挂了。

  这是怎么搞的?民雄不知道隔壁的情形,所以心里很着急。因为刚刚到,可能不会马上铺棉被就开始了,大概在一起喝酒吧!

  秀美很喜欢喝啤酒,但是喝一点就会醉,酒醉后的她很迷人,也很性感,而且她本身也会容易兴奋。说不定那个老头,此刻正在抚摸她那雪白的乳房,也可能他那装满假牙的嘴,正在吸吮她的乳房。

  一直在那猜测的民雄,全身突然火热起来,接着热度移到了下半身,使他兴奋起来。

  这个时候,秀美稍微减轻了紧张感,并且露出了微笑。

  “十三年前,我太太就去世了,自那时起,一直是过着单身生活,当然,那并不表示我没有跟女性来往,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特定的女性而已。以我这个年纪,虽然没有女人,只要把注意力放在其他事情上,也就不觉得怎样了。自从看见你以后,我的心就不再平静了,所以,今天能这样面对面,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与他单独相处,秀美觉得他不像是一个放高利贷的人,而是一个有知性、很可爱、满干净的一个老人。女人不论是在什么场合,都喜欢别人赞美她,当然秀美也不例外。

  “老实说,有你在身边,酒是什么滋味都已不重要,因为你己让我陶醉。活了这把年纪,从未遇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我真羡慕你的先生,如果我还年轻,我一定从你先生手中把你抢过来,可是,我知道我已没有资格再说这些话,今天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他很感激的握着秀美的手。

  秀美为了他这番话,心里在想。“啊!我该怎么办?”

  原本想一笑置之的秀美,此刻心里却慢慢的兴奋起来。

  “啊!你过奖了。”终因太过兴奋,而变得迷迷糊糊,也不再感到紧张。

  “我是个男人,说实在的,我想在这里给你一点钱,让你拿去还给你先生,但是我已跟你先生约定好了,要你在这里过一夜。我的心胸没有那么宽大,原谅我,就把我当做是一个好色的老人吧!而且刚才我也说过,我是喜欢你的,我喜欢你的全部。”

  于是他握住秀美的纤手,把她拉向自己,此时的秀美像一只母猫似的缩成一团,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倒在他的胸怀里。

  他的身体很结实,可能是打高尔夫球锻练出来的,肌肤被太阳晒得很黑,手脚也还没开始老化。

  “我实在很感激你,希望你能体会。”

  他的脸颊不断磨擦着秀美的脸,轻轻的摸着背部,耀辉紧紧的抱着秀美,将近有五分钟之久,然后突然又放开了秀美。

  “我想出去散一下步,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换换衣服,或洗个澡。”说完,他又再度紧抱着秀美,磨擦脸颊,然后站起来走出房间了。

  胡子刺激在秀美脸颊上的感觉,久久未曾消失。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放鸽子似的,但是,当她一人独处时,她才从紧张感解脱出来。

  然而,想一想,对秀美来说也很难得。在紧张的气氛中,与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连身体状况都会产生变化。以这种心情,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庭院中的树木,以及开在泉水边白色的花朵。

  这时候她才闻到一股芳香的味道,秀美深深的做了一个呼吸,然后想,该怎么办?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不该再做这种装扮,还是换换衣服稍微准备吧,当她站起来时,看见耀辉在院子里。

  “这个院子真不错。”

  “我经常到这里来,喜欢在院子里散步,怎么样,我们一起去散步吧!”

  “好。”秀美终于选择了可以使她放心的散步。

  走廊下有块很大的踏脚石,上面放着一只木屐,秀美就穿上木屐走向院子。这里的建筑物并不豪华,由于这是以前一位名人的别墅,所以庭园有着幽玄的气氛。

  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了。

  “来吧!”

  当横越溪谷时,耀辉伸手牵着秀美。很自然的,秀美的手就被握住了。两个人并非第一次见面,耀辉曾到秀美家拜访了两次,都是由秀美招待他。

  他虽然是个放高利贷的人,但是却不会令人厌恶,当然,也不会向别人献殷勤。坦白说,如果他是个令人讨厌的男人,不论丈夫怎么逼她,她都不答应做这件事的,身为一个女人,内心会有什么想法呢?

  为了丈失,她原谅了耀辉,因为提供了自己的肉体,不但能救丈夫也能挽救全家的危机,所以,她也原谅了自己。

  “这里是属于以前一位财阀所有的,这个别墅的名称原本叫‘赤心亭’。”他向秀美说明了旅馆的由来,并解说这些花草。对于庭木一窍不通的秀美来说,他的博学令秀美感到惊讶。

  “耀辉,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这……我看你说话的样子,你以前好像是位老师。”

  “是的,我以前是大学的教师。”

  “哦!”秀美睁大了眼晴,更感惊讶。

  在散步时,两人靠得很近,尤其是走在险峻的山路时,他都会回过头来牵秀美的手。

  天色越来越暗了。

  “我们回房间去吧!”

  背转过身走在前头的秀美,突然感觉到,背后的人就像情人、父亲,或是因命运的作弄而碰在一起的一位异性。

  回到房间之后。

  “你大概流汗了吧!要不要去洗澡?我也流了好多汗,我想去洗个澡,洗澡后的啤酒是特别好喝的。”于是,他就拿着浴巾走出了房间,到浴室去了。

  现在再犹豫已没有用,而且流了许多汗,秀美于是去洗澡了。

  女浴室与男浴室只是一墙之隔,脱光衣服,把雪白的肌肤泡在水里的秀美,也浸浴在令人麻痹的兴奋当中。跟丈夫以外的异性做爱,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虽然在学生时代,曾经和男朋友做爱过,但是自从变成成熟的女人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所以一想到这件事情,身体不由得发抖起来。

  她边想边洗着,全身涂满了香皂,当她洗着乳头,以及柔软又长满阴毛的花瓣时,她的心里已开始感到痒痒的了。虽然她知道和丈夫以外的异性做爱,同样会感到兴奋,奇怪的事,映在镜子里的表情,看起来却像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是,从浴室出来之后,是不是直接回到耀辉的房间去呢,有点担心的秀美就想先去看看丈夫房间内的情形。

  她不敢在外面大声喊叫,只有轻轻打开房门向里面看了看,吓了她一跳。民雄正跟一位穿着很华丽的艺妓紧抱在一起,并且接吻。

  “啊……”秀美调头就走了。

  民雄并没有追出来,秀美对于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更感安心了。丈夫既然如此,那我还犹豫什么,于是,她一口喝尽杯中的酒,并且希望能赶快喝醉。

  不知道什么时候,耀辉走到了秀美的身旁,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我们来干一杯吧!”他拿起自己的酒杯要秀美喝。

  “我已经喝得很多了,都快醉了。”

  “我会照顾你的。”他颤抖的手摸着她的胸部。

  “真的可以吗?”

  秀美默默的把额头靠在耀辉的肩膀上,耀辉把手伸进秀美的浴衣里,直接触摸了她的肌肤。

  伸进衣服内的手触摸到了乳房,也许是年纪大的关系,所以比较大胆。乳房被揉捏时,因喝醉的关系,全身都火热起来,秀美突然很用力的去抓他的手。另外一只手就从浴衣的下摆伸了进去。

  她下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裤,浴衣的下摆被掀开了,露出一双白晰的腿,因为刚洗过澡,此时呈现出樱花色。

  耀辉轻轻的抚摸,一直摸到了内裤上。秀美全身都因僵硬而紧张了。这个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让秀美听了会心跳停止的奇怪声。

  “啊,先生,你想干什么?还早嘛!可是实在是太好了,你真老练,啊!太好了!”是女人欢喜的声音,就是与民雄在一起的那位艺妓发出来的声音。

  耀辉原本摸着秀美内裤的手,突然停止而看着秀美。秀美感到很难为情,她很不自在说了一句:“讨厌!”

  “她的名字叫小莉,是这里最漂亮的艺妓,怎么样?你想不想看一看?”

  “啊!”秀美怀疑的看着耀辉。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想,你一定不曾看过先生风流的情形。”

  “可是,我没有这个兴趣。”

  “事情总要试一试,你不要有成见,而且,这个房间是可以看到隔壁的。”

  有一点怀疑的秀美看着耀辉,而耀辉笑着说:“在这个壁橱里可以看到隔壁房间的情形,像我这把年纪,直接的性行为,不如观赏别人比较有趣。这样的房间我很喜欢,如果是新盖的旅馆,就没有这种设备了,像这栋古老的建筑物,才有这种特权。”于是耀辉站起来,打开了壁橱的门请秀美过来。

  秀美犹豫了一下,也被耀辉天真的笑容所吸引,走进了狭窄的壁橱里。壁橱的墙壁有细缝,把脸部靠近了,就可以看到隔壁的情形。

  “你看,你看,他们在搞了。”

  秀美知道偷看人家,是很不道德,下流的行为,但她还是将脸贴近了细缝。墙壁的细缝那边,有一个灯光稍微昏暗的空间,他把艺妓压倒在桌子的旁边,掀开了和服的下摆,压住艺妓雪白的双腿,并把她的双腿张开,把脸部压在大腿间不停的吸吮。

  他本身所穿的浴衣也很零乱,没想到出尽丑态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丈夫,秀美在又是嫉妒又是轻视的复杂心境下,感到有点头晕,只听见自己的心脏怦怦跳得很快。

  耀辉从背后抱住秀美,伸手到胸口里,揉捏着乳房。不知道为什么,秀美一点也不想抵抗,她的身体与感情都已麻痹了。

  “你看!他们干得很起劲,很快乐的样子。”

  一边偷看,一边又被抚摸的秀美,突然全身都发热了,下体流出了爱液。耀辉的手已经伸入了内裤里,也摸到了被囚禁的花瓣。摸到阴蒂时,她自然的扭动了腰部。

  “啊!”秀美很自然的发出兴奋的喘息声。

  在壁橱这种特殊的地方,产生了特别的感觉,又旁观丈夫的风流,一种莫名的嫉妒,引起了身体的变化,使秀美的情欲沸腾起来。她已无心再看下去了,但是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仍然听得很清楚。

  “啊!你的技术真高,再舔吧,再舔,还要揉捏乳房。”

  艺妓清楚的声音,引起了秀美同样兴奋的心情,此时腰带已被解开。

  “继续捏,继续舔吧!”

  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是处在狭窄的壁橱里,秀美以很不自然的姿势,让耀辉吸吮乳房,舔噬肚脐,并且让他抚摸下体。在狭窄的壁橱里,秀美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情,隔壁房间的情形已完全改变了。

  从精疲力尽的兴奋中回到自我时,耀辉说:“再来看一次吧!”说完,他就以麻木的状态看了看隔壁。

  现在已不像刚才那样嫉妒得教人心脏都停止了,此刻的民雄和小莉全身脱得精光的躺在棉被上,正在做着猥亵的事情。梳着日本发饰的小莉,头部与身体的大小不成比例,而且像青蛙一样的竖立着膝盖,两腿张开的仰卧在棉被上。

  她的腹部白晰但稍微隆起,乳房相当大,手脚很粗,看起来像青蛙王一般。她的下体插着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由民雄在玩弄着。

  “他们是在使用玩具,有的艺妓若不用玩具就不够刺激,不会使她兴奋。”耀辉在她耳边解说。

  扭动着上半身,眉头轻皱,微闭着双眼,脸垂挂在棉被的另一端,强忍着欢喜。而且从半开的双唇间,不断的露出声音。

  “啊!你真是个高手,实在太棒了。”

  艺妓摸着民雄的下体,两手握住膨胀的阴茎,不停的上下抽动,然后把自己的脸部靠上去,像大鱼吃小鱼似的,把它含在口里舔吮,有时深,有时浅的,不断的在嘴里吸吮着。

  丈夫的阴茎慢慢的变成了深红色,就像塑胶制的玩具一样,秀美屏息的看着这迫人的一幕,当她的乳房再度被耀辉抚摸时,她兴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我们出去吧!”

  这个时候才清醒的秀美,走到房间才发现已铺好了红色的棉被,摇摇晃晃的走到棉被上坐下来时,耀辉的身体压了过来,他们很自然的采取了六九的姿势。

  耀辉张开了秀美的双腿,用手指拨开了被阴毛覆盖的水沟,并用舌头舔吮。粉红色的花瓣向两侧张开,露出了花芯,他先用舌头吸吮其中的花蜜,再由花瓣一直舔吮到阴蒂。

  秀美像那位艺妓那样抓住他的阴茎,闭着眼睛把脸颊贴近,然后再微微的张开眼晴。眼前的阴茎就像是少年红红的脸,张开着嘴在笑着。秀美看着这个可爱的东西,她先用舌头舔了舔,然后把它含在口里。他们两人发出了像动物正在舔吮的声音。

  “怎么样,我们也来使用玩具如何?我年纪也大了,随时会伤到腰部,所以只有把它当作‘三种神器’一样的带在身边。”于是,耀辉从皮包里头把它找了出来。

  秀美是第一次使用这种东西的。只想想像就让人兴奋不已,插进来的东西跟男性性器没有多大差别。它照样会让人兴奋,同时很快就能达到高潮。

  一种痒痒的刺激进入了肛门里。

  “啊……啊……”

  忍不住叫喊出来的时候,会令人麻痹的震动器在阴茎上响起来,同时开始做抽抽入入的动作。

  “怎么搞的?怎么搞的?啊!麻痹了,麻痹了。”

  秀美以既害怕又欢喜的复杂心情,拼命在吸吮着耀辉的阴茎。

  “好极了,好极了!”她自然而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民雄突然间,从酒醉中醒过来似的,想起了妻子的事情。原本在玩弄着玩具的手,也停下来了。

  “啊!怎么啦!怎么突然停止了呢?那就不要用它吧,我们来真的好了。”

  民雄被艺妓小莉提醒后,才恢复了意识。

  “哦!隔壁的耀辉老板,你不是跟他很熟吗?”

  “是的,他每次到这里来时都会叫我,他人很好,我可以说是老板的艺妓妻子。”

  “他对那方面的事情怎么样?”

  “哈哈,他是非常的喜欢,虽然有点下流。”

  “下流?他到底是怎么做的?”

  “你不知道性虐待狂跟性被虐待狂的事情?”

  “哦!性虐待狂跟性被虐待狂?”

  “他年纪这么大,还要人家多多折磨他,所以,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一定也有这种兴趣的。”

  “噢!真看不出他有这个嗜好。”

  现在自己的太太跟耀辉在搞什么事呢?他突然担心起来。

  “我们来偷看他们吧!”

  “能偷看吗?”

  “是的,只要把壁橱门打开,就可以看到隔壁房间的情形了。”

  “原来这栋古老的建筑物,居然也有这种方便的地方。”他突然感到喉咙干燥,身体颤动起来。

  “那我们就来看看吧!看别人做也是很有意思的。”

  于是小莉打开了壁橱的门,请民雄进去。两人就进入了壁橱里,隔墙有一道裂痕,隔壁房间的灯光都照射了过来。

  他正在犹豫的时候。

  “他们正在搞呢!”有一点兴奋的小莉,拉着民雄的手让他看。

  “啊!”会令人叫出声的光景,展现在民雄的眼前。

  在昏暗的灯光中,所看到的是个不像是自己太太的一位女人,好像是少女歌剧团里,扮演男生的女人那样,下半身穿着紧身裤,上半身是全裸的,帅气十足的挥着鞭子,脚踩着全裸的像恶魔般的耀辉,并不时鞭打着他。

  穿着渔网般的黑色紧身裤,可以看得见那雪白的肌肤,震动着形状良好的乳房,并挥动着鞭子的正是秀美。民雄突然感觉到一阵奇妙的清凉感。

  耀辉是个放高利贷者,为了向他借钱,民雄不知道受了多少痛苦,有时候真想掐死他。

  耀辉手脚都被绑了起来,口里塞着破布,当他被鞭打的时候,身体就会像虾子一样反翘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虽然不太理解,可是总比看到妻子被耀辉欺负要好得多,民雄心里一直在喊着:“再打,再打!”。

  秀美帅气十足的英雄姿态,也就到此为止了。耀辉突然解开了手上的绳子,站了起来,把秀美撞倒在地,并压住她,形势有了很大的改变。

  “啊!他要干什么?”

  民雄在璧橱里抓着墙壁。他看见像野兽般的耀辉,趴在秀美身上,拉下了正想把他推开的秀美的紧身裤。紧紧的束在腰际的紧身裤反翘了起来,而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不要,不要!”民雄突然叫了起来。

  耀辉把紧身裤从腰部隆起的部位脱下来的时候,就像剥皮一样的一口气把它脱到脚底下,然后微笑了。接着再用刚才自己解开的绳子,把被按倒在床上的秀美的手脚绑了起来。

  “他想干什么呢?”民雄怀疑的说。

  “这一定很精彩,他要开始发动攻击了。”站在背后的小莉说。

  民雄屏息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耀辉拿着一根蜡烛,斜斜的在秀美的胸部上方来回的转着。

  “这是蜡烛攻击,很刺激的。”小莉很高兴的说。

  不错,因为受到蜡烛的热度,当秀美“啊!”的叫着,扭动身体时,耀辉都会得意的微笑,同时把蜡烛油到处滴在她的身上。不但滴在胸部,还从肚脐的凹陷附近滴到下腹部隆起的部位,甚至张开浓黑阴毛覆盖的部位把蜡烛油滴下去。每当滴下去的时候,秀美都会“啊……啊……啊”的叫出来,并扭动身体。

  就像是蜡烛油滴在自己身上似的民雄,抓着墙壁,当耀辉又从皮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时,民雄吓了一眺。是一个很大的注射器。

  “他到底想干什么?”他问了站在背后的小莉?

  “一定是把它插入肛门里,那是很难受的。”小莉有点担心的说。

  “可是也有人喜欢这种玩意。”

  “太过份了,我要去阻止他。”民雄想要从壁橱出来。

  “等一等,好戏在后头呢!”小莉拉着民雄的手,轻佻的说。

  “什么?我怎么可以让他这样做呢?”他挥开了小莉的手。

  “你怎么可以管人家的事呢?这只不过是性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游戏啊!”

  “可是,她是我的太太!”

  “啊!开玩笑,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她装糊涂的表情,“哈、哈、哈”的笑声,像是从鼻孔发出来的。

  他哪里还有心情再看下去呢!从壁橱出来之后,民雄就披上了浴衣,跑出房间。

  “老板,你想干什么?不要这样!”民雄跑到房间来,大声的叫着。

  “原来你也在偷看我们,不要生气嘛,不是说好,要把太太交给我的吗?”

  “没错,但是用的东西不一样。”

  “哦!你是说这个注射器吗?这个东西没有什么不好啊!和我的东西是一样的。”他把注射器、玩具,和自己的东西做了比较。

  “但是……”

  “怎么样,你要不要见习见习,你太太看起来好像有性虐待狂的嗜好,我帮你开发吧!”

  “不必了!”

  “你不必客气,一旦尝到滋味后,将来性生活的范围就会扩大了。”

  “但是,我不需要这么做。”

  “是吗?你真的不领情,好,那就这么办吧!你看,你太太早就很兴奋了,我就在你面前插入吧!”耀辉抚摸着手脚被绑而且侧卧的秀美那雪白的屁股,然后把她手脚上的绳子解开。接着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张开了秀美的双腿,并且剥掉粘在花瓣上的腊,将自己怒张的阴茎,准备要插入了。

  “等一等!”

  “怎么你到这个时候了,这么不干脆,你不是也有小莉吗?我看就在这里大家一起搞吧!”耀辉在这个时候已插入了一半了。

  因为难为情而用双手遮住脸部的秀美,“啊……”的叫了一声,并喘了一口气。同时,耀辉的腰部像海浪般,有韵律的在摆动着。

  他不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腰部很结实,腿上长有毛,刺激着妻子柔软的皮肤,使秀美的表情瞬间变化。有时咬着双唇,有时又舔舔嘴唇,闭着眼睛,微皱双眉,兴奋的双腿缠在男人的身上。虽然丈夫就在眼前,但是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

  当民雄茫然的站在那里时,耀辉回过头来说:“啊!这种感觉真好,有这么好的太太,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她,真棒!”

  民雄感到双腿发软,于是坐了下来。

  “你真可怜!她真是你太太吗?”小莉看着民雄。

  “感觉会更好,因为性交是无底深坑的。”耀辉好像故意在夸耀自己很在行的说。接着:“太太,对不起!我们来换成背部的姿势吧!”他爬起身来,让秀美的身子做一百八十度的回转,让她趴着。

  “你也来吧!躺在你太太身边吧!”

  “啊!我?要做什么?”

  “我要让你体会性交的最高滋味!”

  耀辉抓着秀美的腰部,把她按上来,变成从背后插入的最好姿势。从细细的腰间,可以看到大而白皙的臀部。

  “你先生只能站在旁边看,也太可怜了,你应该趴到他身上,跟他做口交才对。”耀辉做了指示。

  民雄此刻才知道自己要扮演什么角色。当他看到妻子的脸色完全改变时,吓了一跳。

  此时她是一付陶醉在做爱中的表情,她趴在民雄的身上,握着他的家伙,用粉红色的舌头去舔,并且含在口里。以这种姿势,耀辉把阴茎插在她那雪白屁股的裂缝里。

  这个时候,民雄可以从妻子的舌头感觉出来,这令他嫉妒得受不了。虽然因嫉妒而心里感到无限的痛苦,然而男性的热血,却因此而沸腾起来。

  “啊!”边呻吟边舔吮的秀美,好像把自己的花瓣所受的快感,直接的表现在舔吮上了。

  “好极了,好极了!”她不知不觉的说。

  “我也是达到极限了。”耀辉说完,民雄接着也说:“太好了,太好了!”

  在旁边观看的艺妓小莉也说:“让我参加你们的行列吧!”

  于是,她把长有浓密阴毛的花瓣,靠近民雄的脸部。一点也不排斥,好像已醉得迷迷糊糊的民雄,张口开始吸吮了。

  “老板,揉里我的乳房吧!”小莉以弯着腰的姿势,拉起了耀辉的手来揉捏稍微下垂的大乳房。

  “老板,你真厉害,什么时候学会了四个人做爱的事情呢?”

  小莉的话惊醒了恍若身在梦境的民雄,他怀疑这一切都是耀辉先设计好的,那么,这一切到底谁是性虐待,谁又是被虐待呢?

  好像每个人都有虐待与被虐待的嗜好,而彼此都能很平衡的像锁练般锁在一起。然而,民雄认为男女结合在一起的因事,才是发生这个虐待与被虐待,像磁铁一般的厚动力,而陷入在高潮的深渊里。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