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说服者】(30) 加载中加载中
【说服者】(30)
作者:cabby(斑点狗) 字数:5000 :viewthread.php?tid=9068590&page=1#pid94832600

第三十章 深陷囹圄

姜胖子这几天活拉的挺舒服,有个老外昨天包他的车从海城到大连跑了个来 回,一天时间就赚了一千美金,这是之前从来没碰到过的好事!

「唔~还是老外的钱好挣,最近汇率是多少来着?」他把车停在海城市火车 站附近的火车头大酒店在,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把美金兑了,家里的孩子也到 上学的年纪了,给俩孩子一人买个书包,一套新衣服。要是能再多拉上一两单, 年底就可以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了,省得家里那个黄脸婆为了这事成天唠叨。

「这家酒店是真是我的福地啊!那个老外就是从里面出来的。」胖子盯着进 出的每一个人,期待着再拉上一趟好生意。

「嗯?肥羊!」胖子突然眼放金光的看向酒店大门,多年的出租车拉客经验 让他迅速作出了判断,酒店里走出来行色匆匆的三个人,虽然没有行李箱,但绝 对是外地人,尤其是走在前面那个美女!她肌肤白皙,体态玲珑,气质慵懒,穿 着一件淡黄色无袖连衣长裙,丰满的身躯凹凸有致,充满了南方美女的妩媚风情。

「大姐!要车么?」胖子第一时间将他肥大的身躯灵巧的从车里挪出来,偷 偷瞄了眼女人高耸的胸部,不由暗自想到:「南方女人身材就是好,哪像我家媳 妇,平得跟搓衣板似的,瞧她那张小脸,啧啧啧,跟白面捏的一样,怕是轻轻一 捏,就能掐出水来!?」

「咯咯咯~~大哥,我们没买着火车票,您能拉我们跑个长途么?嗯?」女 人拿一双勾人凤眼看着他,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胖子恨不得把那又甜又腻的 声音听进心里去,爽得一身肥肉都跟着那软软的语调微微颤动起来。

「长途?!没问题啊,您去哪?这海城出去方圆五百公里的地方没我不熟的!」

胖子讨好的说着,心里不由一荡,拉着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跑长途,有钱 挣又养眼,哪怕便宜一点也干了!

「丹东港,熟么?」另外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传来,她略显高挑,生着一副 清丽绝伦的面容,眉眼间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但是那薄薄的橘红色的 防水运动衣和深蓝色七分牛仔裤却遮挡不了她火辣的身材,一对骄傲的胸脯把运 动衣撑得向上高高耸起,腰身纤细顺滑,臀部挺翘饱满,裸露在七分裤下方两条 小腿白皙圆润,充满弹性和力量。这绝对是个外冷内热的美人儿!

「唔,丹东啊~熟!当然熟!我媳妇就是丹东的,能不熟么?嘿嘿!不过, 丹东可不近啊,这价格……」

「八百,走国道!我姐一上高速就晕车!」同行的那个男人走过来搂住妩媚 女人的肩膀,「你不亏,我们也划算,就是慢点,怎么样师傅?」

「这样啊?走国道得过贺胜桥啊…德县收费站啊………这过路费……」

「算你一千!你只管赶路就行!开得要稳,速度要快!我们赶时间,要不是 买不着火车票也不会包车走了。」

「得!不冲您这么大方,单看在两位美女的份上,上车吧!」姜胖子喜滋滋 的拉开车门,向妩媚美女做了个「请」的手势,「大姐您坐前面,前面视线好, 不容易犯晕!」

「哎呀,人家很老么?看你一口一个大姐叫的!咯咯咯~」

「瞧您说的!您可真别见外,我们东北都这么叫,我要真叫小姐您不得跟我 急啊?嘿~嘿~您系上安全带,咱出发了啊!走起~~」姜胖子这叫一个爽啊!

昨天刚从大连回来,今天又逮着一趟丹东,两趟做下来几乎相当于他两个月 的收入了,这人一走运了,好事挡都挡不住!

身边的娇柔美女实在是养眼,胸部本来就十分丰满,再被安全带深深的勒进 乳沟里,两个大奶子就更显的宏伟挺拔,裸露的肩部又白又腻,这要摸上去不得 打滑么?!

姜胖子又抬眼看了看后视镜,后面那个美女看起来也不差,年轻漂亮又英气 勃发,只是不苟言笑显得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

还有那个男的~~阳光帅气,说话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亲和力,也就他 那样的能降得住那位冰山美人。

「要是我也有这么一副好皮囊……多少美女……」

「轰!」就在胖子沉浸在无尽的YY中时,一部黑色悍马突然从左前路口方冲 出来,重重的撞在左边的车门上,娇嫩的现代牌哪里是悍马的对手?直接被撞得 横飞了出去,车身在飞出去的同时做了个180 度的大转身,然后又重重的撞在马 路右侧的隔离护栏上。

昏迷前的一秒,胖子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日!原来红颜祸水是真的……」

====================================================================

「嘶~~」头疼的厉害!胸口也疼,更要命的是下体~呃,准确的说是龟头, 好像是卡在了什么硬物里面,又涨又疼,疼得龟头顶部似乎有些麻木了!我努力 的想睁开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

日,这是老子第二次碰上车祸了吧?而且看来比第一次严重多了,我觉得浑 身上下冰凉,好像坐在一把坚冰做成的椅子上,我立刻明白这应该是失血过多, 体温严重下降造成的!糟糕,美美!她坐在前排,受到的冲击肯定不小,还有柳 青,奇怪,怎么感觉不到。

「啊!呃~~~~~~」一股电流突然从龟头处和胸前蹿过全身,我本能想 要用大吼来舒缓这痛楚,可是强大的电流让我浑身肌肉猛烈收缩,牙关被动的咬 紧,硬是张不开,只能用喉咙把那股又刺疼又麻痹的感觉向外挤,直到那股让人 发疯的力量褪去,我才在剧烈的抽搐中睁开眼来。

这~~这不是车祸现场!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在我前方摆着一章长条型的 桌子,一盏老式的台灯发出昏暗的光芒,四面墙壁黑漆漆的,没有任何装饰,死 气沉沉的,就好像几年前在重庆渣滓洞看过的审讯房一样。我浑身赤裸的坐在房 间正中一张铁质的靠背椅上,手脚腰腿都被皮带固定在椅子上,两个连着电线的 铁夹夹在我乳头上,下身龟头的冠沟上箍着一个铁圈,也连着电线,接在旁边一 台医用的心脏复舒仪上。

「还是没逃掉么?嗬……嗬……」眼前的一切让我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哪里有什么意外车祸?这根本就是刻意制造的绑架。没想到对头竟然势力如此之 大,我们一路换车、绕路,尽可能避开敌人的监控范围,还特意让美美主动联系 王显,暂时虚以逶迤,眼看着离开华中这么远,只差最后一站就能逃到丹东,没 想到还是给对方拦截了,而且手段如此毒辣老道,甚至算好了撞击角度和力量, 要把我们全部生擒活捉!也不知道美美和柳青怎么样了,落到他们手里,那简直 是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

就在我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左前方的铁门「滋」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 身穿军服相貌英挺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留一头寸长短发,背脊挺直,方正的脸上 一双眼睛囧囧有神,鼻梁端正而挺拔,嘴唇厚实饱满,宽阔的下颚没有一点胡渣, 这是一个充满军人气质的男人。

「桀桀桀~~怎么样?女人高潮的滋味很爽吧?我听说女人在高潮的时候会 感觉被电击一样全身酥麻,所以~桀桀桀,你得感谢我,陈凯先生!」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用那句经典的话说,听了他的声音,我整个人都 不好了!

真难以相信那么尖细阴冷的声音会从一个外形如此威猛霸气的人嘴里发出来, 听的人毛骨悚然!

「你是谁?王海……?」

「No No No. 亲爱的陈先生,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能够把我和那个没用 的蠢货相提并论?」他提起王海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轻蔑,不,不单单是 对王海,而是仿佛对所有人都充满了厌恶和轻蔑一般。

「那么,你是哪位?」我冷冷的说,其实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但现 在的我需要冷静的去面对他,冷静是面对绝境最有用的情绪!

「桀桀桀~自我介绍一下陈先生,我很佩服你的胆量,上次出现在这里的人, 几乎是一见到我就哭天喊地的向我求饶了,哪里还敢问我问题?」

「我叫徐航!外面的人都叫我徐老总!当然,你也可以叫我三少!」

「哦?还是红三代?徐老总?那至少也是沈阳军区参将级别了,你爹给你谋 了个不错的军衔啊!」我冷静的分析着敌人的背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开 始试试探他,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嗡!~」一阵强大的电流再次蹿过我全身,让我再次猛烈痉挛,一个无比 尖细、恨意滔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放屁!不要跟我提那个老东西!他什么 也没有给我!我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

「呼~呼~」,我喘着气,刚刚又一次电击让我全身都麻痹了,只有大脑还 保持着一份清醒,虽然成功的激怒了这个人,但是没想到的却惹来如此激烈的报 复,看来他们父子的关系很紧张啊?

「徐湘黔大元帅有你这么个努力的孙子,嘿……嘿……泉下有知……该很欣 慰了!」

「哼!那当然!嗯?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谁派你来的?谁?老大还是老 二?不可能!难道……你是那个老东西的人?」徐老总一时激动说漏嘴,但又突 然反应过来,两眼放出杀人的目光!不过这却证实了我的猜测!

「不,谁也没有派我来干什么,徐三少!我是被你的人请来的,忘了么?我 躲都躲不及,怎么会自己找上门来?」

「哦?哼哼,那我倒是很感兴趣,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司机,面临这种困境还 能如此沉着,而且还知道我的身份,你不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么?」徐老总只是 一瞬间就恢复了冷静,两眼放出的精光让我丝毫兴不起用能力影响他的念头。

「老总大人,小人物在碰到自己难解的问题时,如果还能给出正确答案的话, 那么~八成都是靠猜的,您没看过非常六加一么?很精彩的猜题节目。」

「哦?看来我是该抽点时间看看那些无聊的电视节目了,说说看,怎么猜到 的?」

「很简单!老总这种叫法,通常是部队里用来称呼师级以上的将领的,再从 流露出的气质、走路的姿势,发型和身材判断,您一定是军人出身,而我一路从 湖北跑到河北都没事,偏偏一进辽宁就给你抓了,说明你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而且势力范围在东北,这里到沈阳不过百十公里,那么,您必然是沈阳军区至少 总参一级的长官了。」

「猜的不错!继续,你怎么猜到我是徐湘黔的孙子?」徐老总掏出一根雪茄 点上,好整以遐的坐到桌边。

「咳咳~~」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毫不示弱的看着他接着说,「我和王显因 为小事结仇,不,应该说是被他盯上,为了自保,我也对他做了一番调查,在知 道他有一个副局长叔叔而且背后还有一个太子党的大人物撑腰之后,作为一个小 人物,我只好选择逃跑!」

「呼~很明智!接着说!」徐老总吐出一个烟圈,雪茄将他的声音带得沙哑 了一些,倒不像之前那般阴柔恐怖了。

「当我提到王海的名字的时候,你对这个公安局副局长充满了不屑,那也么 只有他背后的那个大人物才有这个资格,军人出身!太子党的实权人物,你又说 姓徐,那么大胆一点去猜的话——我听说徐湘黔元帅是十大元帅中唯一留有子嗣 的!」

「啪啪啪啪~~」徐老总拍起了巴掌!「不错!思路清晰,胆大心细,开出 租车有些委屈你了!跟着我怎么样?我很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

「哦?您应该知道我已经攀上了美国辉瑞集团的高枝!那只波斯猫已经被我 迷得彻底晕头转向了,我即将成为辉瑞继承人的丈夫!跟着你,比留在辉瑞有前 途么?」我这样说是想确定下贝儿的消息,徐航在沈阳军区权势滔天,北海舰队 说不定也有关系网,万一贝儿在海上军队给扣下,什么豁免权都没用,军方完全 有能力让她「神秘失踪!」

「哈哈哈!看来你对女人很有一套嘛?那只小猫是丹麦王室成员,跟着她的 确是很有前途,不过辉瑞也好,只剩下表面荣耀的丹麦王室也罢,有一些东西他 们永远也给不了你!」

「哦?您能给我什么?」

「你喜欢什么?」徐老总用诱惑的声音说。

「我么?我只是个小人物!我的理想很简单,金钱,女人,自由!仅此而已」

「哈哈哈!这些东西这些我都能满足你!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还能给你所有 人都渴望却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东西!」

「额!什么东西?」这下我还真是想不明白了。

「权利!无人能及的权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徐老总在说这 句话时神采飞扬,但我却吓了一跳!这个疯子作的做的什么千秋大梦啊!?现代 中国的军权已经被分散重编到各大军区,各军区只向最高领导人效忠,军区之间 派系林立,竞争激烈,尽管沈阳军区是公认的全国各大军区里实力最强大的,又 控制着京都重地的卫戍部队,但是要想发动政变谈何容易?恐怕徐老总刚刚揭竿 而起,他那个耿直精忠的掌握着中国百分之八十远程打击力量的老子,第一个就 会大义灭亲的干掉他吧?!

「额~~您~~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您打算发动军事政变?这~是要掉 脑袋的!」

「不,亲爱的陈先生,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弱智!只要我…………咳~ 无论如 何,你必须要相信,我绝对会成为那样巅峰的存在!你只要用心的为我做事,那 么,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金钱?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我随时可以划上七八位数到你的账户里, 女人?那种世界上最无聊的东西?你想要谁?明星?模特?甚至高官们美丽的妻 子,比如王海那个美丽却冷若冰霜的夫人?我保证,如果你能帮我做好每件事情, 那么你只要伸出一个指头,她们就会主动脱掉衣服供你肆意玩弄!甚至,为了表 示我的诚意,这两个女人我现在就能把她们送回给你!「

徐老总在桌上按了一个钮,他身后一副幕布缓缓的卷了起来,隔着一面玻璃 显出了隔壁房间的情景。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