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六)菊门 加载中加载中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六)菊门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六)菊门

作者:scote216(思考兔)

2014年5月19日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4180

链接:thread-9075160-1-1.

-----------------------------------------

感谢诸位的支持和鼓励,尤其是帮忙排版和转繁的同仁,不一一列名,在此 一并谢过。以下是正文。

-----------------------------------------

(六)菊门

送走了老驴头一行,乌老大抹了抹头上的汗,让陈东把周瘸子先送医院,然 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乌老大,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对面的人听起来好像心情不好,不 过任谁这个时候被打扰心情都不可能怎么好。

「柱子哥,耽误您老时间了,实在不好意思,但是我真有急事跟您说。」

「嗯,嗯,你先等一下。青青,去舔我屁眼,最喜欢你的小舌头了,红红过 来跪下,给我裹鸡巴,嗯,对,就是这样,记得时不时舔舔蛋蛋。嗯,对了,很 好。乌老大你赶紧说,我今天刚弄了对双胞胎,还都是大学生,还没爽够呢。」

「哎,哎,我马上说,是这么回事……」

对方听乌老大把话说完,沉吟了一会儿,才说:「这事儿有点麻烦,老驴头 儿的势力很大,我们也不想得罪,你那俩手下真不开眼,怎么惹到他头上去了, 我不是早交代过你不要碰他的人吗?你是不知道他有多护短。嘶,嘶,红红真会 舔,嘬紧龟头,来,青青过来舔我的蛋蛋」

「柱子哥,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啊,周瘸子是新投靠过来的一个小弟而 已,估计是他想讨好我们,所以弄了个鲜亮妹子让我们耍耍,谁知道碰到这事儿 啊。」乌老大也是叫苦不迭。

「明天去找他当面道歉,把周瘸子给弄进局子关个三五年,再让陈东三刀六 洞还他,哦,记得再给他送点钱,十万块估计就差不多了。」

「额,柱子哥,老驴头真这么厉害?值得我们这么低声下气?」乌老大总有 点于心不甘。

「你还别不服气。老驴头是省大经济学教授,多少大公司总裁都抢着当他弟 子,这些人随便哪个动动嘴就能灭了你那小组织。另外,黑鹰公司知道不?他们 老板和老驴头是亲姑表兄弟,光这一项就够你受得了。」

乌老大一听这话,当时脸都绿了。黑鹰公司是个庞然大物,总部设在省城, 不是黑社会胜似黑社会。在整个华东地区,黑鹰公司都名声显赫,很多黑社会老 大一听到「公司办事」这几个字,吓得肝都颤,当年就是喊着这个口号,黑鹰公 司对全省和省外扩张。华东区域魔都、姑苏、临安等地的几家地头蛇都在其后的 火并中损失惨重,不得不认可黑鹰公司插进来分一杯羹。

他们的主营业务分三块:一块是动漫娱乐产业,有一家国内知名的动漫公司, 还在省城和魔都等大城市有不少夜店,但他们不做赌场;另一块是投资公司,据 说在互联网及游戏产业中的几大公司中都有投资。

还有一块是安保公司,那是他们的起家之本,主要业务包括:为富人和大集 团公司提供安保服务;为贵重物品提供安保服务。公司的安保人员多是退伍的军 人和佣兵,战斗力强悍。

十五年前,一个岭南富豪的千金去吕宋旅游,结果被一个当地的部族武装给 劫持了。黑鹰公司接了这单活儿,一个星期时间,出动了五十人,将那个部族全 部歼灭,救出了人质。从此以后,名声大噪。不但很多富豪和有海外业务的公司 和他们合作,据说华夏国政府都和他们有关系,有黑鹰公司出面在南洋做一些不 方便出面的事情。

不说乌老大的心惊胆战,老驴头此刻却也在苦笑。从那小区出来,老驴头给 了小古三千块钱,让他带几个兄弟去嗨皮一下。然后,老驴头把雨嫣带到了附近 一个高级小区里自己的一套房子里,那是老驴头在淮城炒房的收获之一。

要说吧,与很多单男相比,其实他挺幸福的。只见暧昧的灯光下,老驴头靠 在床头,干女儿乖乖的被他搂在怀里,一只大手轻抚着她光滑的美背,结实的胸 部也感受着小美人的一对玉兔的摩挲。

但是问题在于,他刚才去吻她的蜜壶时,发现干女儿的嫩屄已经都肿起来了。 想来也是,这些天被周瘸子俩人先后无度的奸淫,前半夜又被自己大肆挞伐,偏 偏小妮子为了讨好自己又努力迎逢,小春洞不肿才怪呢。想到这里,老驴头恨意 更胜,决定让乌老大一帮人付出惨重的代价才罢。

雨嫣还不自知,羞红着脸,要求干爹爬上来。老驴头只好说出事情:「丫头 啊,你的下面都肿了,我再弄的话会受伤的。」

雨嫣听了却说:「没事,干爹,你轻点弄,我忍得住,你看,你这肉棒都快 把我的大腿顶穿了。」

老吕难得的老脸一红。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欲望特别旺盛,比年轻时都 猛烈,肉屌仿佛是要把这几年受的憋屈都找补回来一样,受点刺激就变得狰狞起 来。

既然美人儿盛情难却,老吕还是缓缓的提枪上马,肉茎轻轻的刺入了干女儿 的温软的阴道。那驴货感受到了舒适,不禁更加昂扬起来,和阴道内壁结合的更 加隐蔽,交接之间,摩擦产生的快感令两人都禁不住呻吟起来。

不过老吕还是顾忌乖女儿的身体,还是慢慢的抽送,有时还把大龟头抵住花 心,慢慢研磨,磨得小妮子叫的更加淫靡,听的老驴头心里痒痒的。

不多时,干女儿又高潮了,玉足勾着他的腰,晶莹的脚趾都弯曲起来。

老吕实在不忍心再征伐了,抽出了肉屌。干女儿看出了干爹的怜惜,心内敢 动,于是让干爹躺好,俯身上去和他热吻,一只小手也握住了那驴货一阵撸动。 随后小手持续捋着,小嘴和香舌沿着他的下巴、脖子,开始舔弄他的乳头。

男人的乳头其实也是敏感部位之一,老驴头舒服的叫出声来,右手握住了小 妮子的一只玉兔揉弄着。

干女儿在胸前一阵舔弄之后,沿着腹部往下,灵活的香舌抖动着,把一路经 过之处舔湿,让老驴头爽的一阵颤栗。

终于到了阴部,干女儿埋头下去,先舔弄他的大腿和阴部结合处,从左边开 始,又经过睾丸,再添右边,同时还把自己小屁股伸到干爹附近方便他抚摸。

终于,龟头进入了檀口,舌头灵巧的在冠状沟内舔弄。老吕兴奋起来,向上 挺动着腰部,看着肉棒在樱唇里进出,有时候还会顶到脸颊,让香腮鼓出一个包 来。

要说以前老吕也经历过口交,初恋和老伴儿都是传统女性,不肯给他口交。 但是当年去米国留学的时候,曾经有过两个情人,一个东瀛少妇和一个米国熟女。 那熟女就不用说了,做爱的时候极其豪放,什么动作都做的出来,而且叫床声特 别猛烈。而那东瀛少妇居然也不差,看起来温婉柔弱的,但是骚起来有过之而无 不及,甚至连SM都敢做。

可以说,老吕真正的性经验都是她们教会的。对初恋,在性爱中只有疼惜, 而老伴,是敬大于爱的。所以,从米国回国以后,老吕就没有在享受过这待遇了。

今天干女儿的小嘴,又使他重温了当年的激情,怎不令他兴奋?于是一边指 挥起小妮子来,毕竟她的经验也不算丰富。一会儿让她舔蛋蛋,一会儿让她吮吸 龟头,一会儿有换个花样,让她用小手把肉棒按着紧贴自己的腹部,然后用舌头 和樱唇一齐嘬着肉杆快速的来回动,爽的老吕肉茎上的青筋都快爆了。

爽了多时,雨嫣发觉自己的小嘴都累酸了,可是干爹一点也没有要射的迹象。 回头想想也是的,晚上已经射过一次了,第二次肯定要持续时间长一些。于是她 红着小脸,小声说:「干爹,您这样总也射不出来,要不你走我的后门吧。」

「什么?」老吕惊讶而又兴奋的问道。

「干爹坏死了,居然假装没听见。我说,我们来肛交吧。」

老吕一听,瞬间感动了。本想拒绝,但是看着干女儿虽羞涩但坚定的粉面, 还是决定试试,毕竟当年也是很享受这个的。

干女儿缓缓的趴到床上,崛起小屁屁,用手把漂亮菊门两边的粉肉掰开,头 抵在枕头上,小脸儿却看着老吕:「来吧,干爹,我之前已经解过大便了,还用 心的把那里洗干净了。来享受你的干女儿吧,这是我唯一留给你的处女地了,希 望你能喜欢。」

老吕哪里还忍得住,他先是在她菊门上一阵舔弄,甚至用舌头探了进去,一 点也没有臭味,反而有一阵沐浴露的清香。

「别,干爹,好老公,弄得人家好痒。」

「宝贝,哪里痒啊?」老吕的声音都因为兴奋而变了调。

「讨厌,干爹好坏。」

「快说,宝贝,哪里痒?干爹好被你止痒。」老驴头一边继续舔着小美人的 屁眼,并时不时的啃咬圆润的小屁股,一边挑逗着干女儿羞耻的神经。

「是,是,是后门啦。」

「后门是哪里?」

「是,就是菊花。」

「菊花?」

「哎呀,是屁眼啦,干爹你坏死了,欺负人家,呜呜呜。」小美人差点哭出 声来。

「嗯,干爹明白了,稍等一下,干爹马上就来。」

老吕去厨房,拿了一瓶芝麻油过来,滴了几滴在干女儿美丽的菊穴上,然后 放下油瓶,把肉屌插进阴道,蘸了更多的淫水,然后把龟头抵在了肛门处。

「乖宝贝,老公要来了。忍着点哈。」

「嗯,人家受得住,老公你开始吧。哦,哦。进来了。」

随着小美人的轻呼,驴货的先遣部队——龟头,接着润滑挤进了小妮子处女 的菊穴。往里捅了几下之后,拔出,再把麻油滴在菊门内,并滴了几滴在肉屌上 涂匀。

已经微微有些张开的后庭花,又一次接纳了肉棒的侵袭。这次进的更加深入 一些。

如此往复,最终肉茎的大部分都被菊穴容纳了,约括肌包裹着驴货,好紧。

在小美人适应之后,老吕开始了轻轻的活塞运动。龟头的肉棱刮着直肠壁, 带来无尽的舒爽。

雨嫣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肛门破处并没有想象中疼痛,只是一开始插入的时 候不禁有一种大便的感觉。随着老吕温柔的侍弄,雨嫣竟然有了快感,不禁呻吟 起来。

「舒服吗,妞儿?」老吕一边看着自己发黑的驴货在雪白的臀缝里进进出出, 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刺激,一边问道。

「嗯,好舒服,干爹你好会弄,干女儿舒服死了。「「舒服的话,自己动动 看。「于是干女儿含羞带露,轻轻向后挺动着小屁股,伺候干爹的驴货。

老吕享受了了一回,兴奋起来,用力的挺动腰部,配合着干女儿的行动,把 左手伸到前面揉弄着乳房,时而还把乳头揪的很长,一边用右手在雪白的屁股蛋 儿上轻抽着:「小骚货,小浪屄,干爹的心肝宝贝儿。「雨嫣被轻虐着:「哦, 干爹,老公,用力,打你干女儿的屁股,它好淫荡。「老吕更加兴奋了:「好, 干爹加力了哈,抽死你,小荡妇,小淫货。」

「嗯,我是荡妇,我是骚货,我是干爹的小的小浪屄。」

老吕的动作幅度逐渐加大,啪啪的声音显示着粗手在击打小屁屁的同时,肉 囊也在冲击着干女儿的阴门,淫水也沾满了睾丸,白色的分泌物使得蛋蛋在离开 时也同嫩屄粘连在一起,无比淫靡。

抽了几百抽,老吕的腰眼一酸,一声嘶吼,一股粘稠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入 了干女儿处女的直肠。

「哦,亲爹,亲老公,你肏死人家了,人家升天了。」干女儿也在同时一声 娇啼,泄了身子。

此时东方都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两人都很累了,也懒得去洗漱,就这样赤裸 着,相拥而眠。

(完)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